财新传媒
2016年07月19日 10:44

2016香港书展张五常教授花千树版著作信息

香港书展2016

书展举行日期:20/07/2016-26/07/2016


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摊位编号:1A-E02 

欲买齐张教授全部花千树版著......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8日 16:39

张五常谈艺术、文化与收藏

(按:本文是二〇一六年四月八日在厦门大学的讲话。)

各位同学:

不久前读到,下围棋,人脑斗不过电脑。不奇怪,因为下棋可以算进复杂的方程式。我不鼓励青年沉迷于下棋。玩玩可......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18:43

公告:《关于中国经济的十一项建议》一文以博客公布文本为准

刚过去的星期六(3月19日),张五常教授在广州作了一次演讲,其演讲全文《关于中国经济的十一项建议》。

其后,发现网上流传张五常教授该次演讲的内容,多有不符合本文之处,有擅自改了题目的,有断章取义的,甚至有自作主张改动文字内容的,这都属于扭曲、误传张五常教授的本意,张五常教授概不负责!一切以博客发表的文章为准。

特此公告!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0日 18:03

关于中国经济的十一项建议

各位同学: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六日,我以《中国的经济困难要怎样处理才对》为题,在广州中山大学博学同学会讲话。当日天大寒,讲得不称意。三月十九日作补充,综合为十一项建议。


引言:朱镕基时期前车可鉴

大家记得,一九九二年的春天,邓小平先生南下,跟着中国的经济开放转到长三角那边去。长三角的大事改革起于一九九三年初,比珠三角迟起步十多年。然而,约七年后的二〇〇〇年,在所有重要的经济数字上,长三角超越了也发展得快的珠三角。这是不容易相信的经济奇迹,但确实是发生了。当时掌管经济的朱镕基先生,每年都说增长率保八......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2日 10:08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2期):沙龙的日子(之十二)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2期):沙龙的日子(之十二)



《火舞》,1965。这作品是两张底片的组合。





《Jabberwocky》,1965。这作品是三张底片的组合。有关的语无伦次的名诗如下: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6日 09:18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1期):沙龙的日子(之十一)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1期):沙龙的日子(之十一)



《梦》,1965。这作品是两张底片的组合。





《恨别鸟惊心》,1964。这作品是两张底片的组合。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0日 09:37

中国的经济困难要怎样处理才对?

【按】2016年1月16日,张五常教授在广州作了题为“中国的经济困难要怎样处理才对?”的演讲。演讲分为三部分,张教授为第一部分“有关劳动力市场”的内容准备了文稿。微信与网上流传的版本为听记笔录,不够详尽准确,这部分以此篇文章为准。

各位同学:几年前我的太太在英文网上见到“史提芬‧张的需求曲线”一词。需求曲线可不是我的发明,怎会带到我这边来呢?追查一下,知道他们提到的是一九七一年我发明的一幅几何图表,被两位当年的同事放进他们出版的课本上,跟着传了开来。这图表我在自己的中语文章中有提及,数十年来只是梦里依稀。这次见该图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9日 09:57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0期):沙龙的日子(之十)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0期):沙龙的日子(之十)



《The Bench》,1964。这作品是两张底片的组合。





《仲夏之夜》,1965。这作品是两张底片的组合。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9日 09:17

2016中国经济怎么看?

各位同学,我今天在这里作报告不是你们请我来的,是我毛遂自荐。在一个月以前,我的学生跟我说,想请一位北京的教授来谈经济,叫价太高,很头痛。我说我不需要钱,给大家讲讲。

以中国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要讲三方面。三方面都有大问题,目前中国的问题是很严峻的。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这样的年纪,突然在理论搞了很多问题,你们回家慢慢看,这是很神奇的,我的解释很简单。

萨伊定律:供给是为了需求

一个人的供应、供给就是为了需求,假如不供给的话,就没有资格需求,这就是所谓的萨伊定律。这个定律跟凯恩斯有分歧的,所以萨伊定律人人都说错。我说它没有错,为什么没有错?

第一点:需求体现在&ldq......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2日 09:32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9期):沙龙的日子(之九)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9期):沙龙的日子(之九)



《The Cage》,1964





《The Room》,1964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5日 10:20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8期):沙龙的日子(之八)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8期):沙龙的日子(之八)



《At Rest》,1962。1960年我选修了一科欧洲艺术史,老师对巴洛克艺术哲理的阐释影响了我。





《Good Earth》,1963。芝加哥大学1969年出版的《佃农理论》,编辑选此作品作为封面,后来《佃农理论》在香港再版,也用此作封面。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1日 23:58

===================2015=====================

这是年度分界线,以下是2015年的文章。
 
欲向张五常教授表达元旦祝福的朋友也可在此跟贴。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9日 08:43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7期):沙龙的日子(之七)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7期):沙龙的日子(之七)


《Sunset Parade》,1962。这是美国加州海滩常见的景象。鸟是有名的矶鹬(sandpiper)。本来拍摄甚易,但我要等太阳下到海平线的最后一刹那才按快门,恰到好处的时间只有几秒钟,是以为难也。





《寂寞无人见》,1969。苏东坡的《永遇乐》是我最喜爱的词,其中“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这句是我拍摄此作时想到的。困难程度极高,因为见到三文鱼跳起再按快门,只会拍到一个水圈,不见鱼。何况刚好又有一个人寂寞地划着小艇。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2日 07:57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6期):沙龙的日子(之六)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6期):沙龙的日子(之六)


《The Aging Door》,1960。摄于纽约一个没有阳光的黄昏。美国的大城市有很多这样的人,今如昔也。后来我知道这种现象来得普遍是源于他们的福利制度。




 《Of Quietness and Thought》,1962。这景象出现在洛杉矶加大经济系的楼下。我见到,要求这两位修女继续做功课二十分钟,不要管我做什么。我跟着飞奔到自己的办公室取相机,回来只按了一下快门。这作品后来获得几个金牌奖。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5日 09:23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5期):沙龙的日子(之五)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5期):沙龙的日子(之五)


《笼中鸟》是两张底片合并的作品,鸟笼与鸟属静物,1957年摄于香港;树影与夕阳属
活物,1961年摄于美国。




《生命》,1959。我已经离开了香港,到西方碰运气。这作品摄于多伦多。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8日 09:14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4期):沙龙的日子(之四)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4期):沙龙的日子(之四)


《生命》,1957




《只是近黄昏》,1957

......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1日 10:21

中国的大学失败在于缺少诺斯

我认识的经济学者奇怪地长寿。自己还要多活几天才八十,诺斯却先走了。他享年九十五。朋友问我会不会为诺斯写悼文,我说会的,因为他欠着我,我欠着他,是两笔不可用金钱量度的账,不能加加减减处理,这里由我说清楚对将来写经济思想史的会有点帮助。深知我和诺斯的以往关系的还有几位健在,说错了他们还有机会纠正。

我是一九八二年五月离开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到香港大学任职的。诺斯大约在同时期离开华大。在学术上分道扬镳是很普遍的事。然而,我离开华大约二十年后,竟然听到美国曾经......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24日 08:13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3期):沙龙的日子(之三)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3期):沙龙的日子(之三)



 《夕阳转道》,1956。这作品当年沙龙成绩最好。





《窗》,1956。老师阿尔钦很喜欢这帧作品,要把它放在他1964年出版的《大学经济学》作为封面,但出版商没有这样做。后来这作品默默无言地在阿师办公室的墙上挂了数十年。今天我把《窗》作为《经济解释》的封面,当可传世矣!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7日 09:10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2期):沙龙的日子(之二)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2期):沙龙的日子(之二)
 
1955年,香港的沙田是摄影的好去处,但要很早去,而有一点风就没有雾。当年我去过两次,仅得此作。今天,湖南资兴每年的七、八、九三个月的早上,天天有雾,风雨不改。我只去过一次,就摄得几帧佳作。论场面,昔日的沙田胜今天的资兴。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0日 08:07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期):沙龙的日子(之一)

张五常摄影作品连载(第1期):沙龙的日子(之一)


摄于1955年,这是我开始学习摄影的第二卷胶卷所得。好友王深泉见而爱之,取名为《太阳里的一个地方》。这作品入选该年的香港国际摄影沙龙,且被刊登在沙龙的年鉴上。今天,相片与胶卷底片已遗失,此图是从年鉴扫描过来。当年该沙龙的一位评审员张汝钊先生,喜爱此作,来信要求我送他一幅。这是很大的鼓励了。





摄于1955年,此作是我学习摄影的第一卷胶卷所得。入选了香港国际摄影沙龙,也被刊登在该沙龙的年鉴上。当年的香港国际摄影沙龙不容易入选,被刊登在年鉴上更困难。我只用了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