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3年五月
2013年05月27日 22:49

推断中国改制的理论结构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四章《从佃农分成到中国制度》的第六节。)


起自一九七九年的中国开放改革是人类历史最具震撼性的一章。科斯认为没有其他事项能比我们见到的中国改革与发展对人类的将来有更深远的影响。从经济学术那方面衡量,传统的经济增长或发展理论被中国的经验全部推翻了。机缘真的巧合:我是地球上......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1日 08:13

讯息费用解释分成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四章《从佃农分成到中国制度》的第五节。)

我解释过,合约就是制度,合约的选择因而是制度的选择。本章第二节可见,斯密分析的土地制度的发展是合约转变的发展,虽然前辈的分析与史实皆不对,但他的思想传统是经济学最高明的了。下笔为文我有时说「合约」(contract),有时说「制度」(system),基本上没有分别。牵涉一小撮人的「安排」(arrangement)我偏于说合约;牵涉多人则偏于说制度。这些是武断的取舍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4日 10:49

换轴看分成切地清晰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四章《从佃农分成到中国制度》的第四节。)

我不认为《佃农理论》是自己最好的作品。当年是学生,思想达不到后来的深度,而出道之后对世事的观察累积了多年,理论与概念能用出的变化是当年无法想象的。这里讨论旧作是为了要带到中国制度那边去,顺便向同学们申述一个理论发展的思想程序,希望能提升他们对经济解释的兴趣。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7日 08:02

马歇尔的失误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四章《从佃农分成到中国制度》的第三节。)

一九六六年五月,为了分析台湾政府管制佃农分成的百分率,我要先推出一个没有这管制的佃农理论,只一个晚上就推了出来。那么顺利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当时没有读过前人对佃农的分析,其二是我把土地之量放在几何图表的横轴。后来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