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20年02月
2020年02月29日 21:05

张五常:香港沦陷的日子

——《童年的回忆》之三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一日是我六岁的生日。过了几天的十二月八日的早上,我和哥哥五伦刚穿好校服,正准备到山下的永光小学上课,却听到炮声隆隆。起初以为是军事演习,但收音机说是日军的飞机正在轰炸位于九龙沿海的启德机场。我们住在西湾河的山上可说是近水楼台,看到日机一架一架地飞到启德那方去。   不用上课了。我不知道伦哥怎样想,但我最讨厌上课,很高兴。这高兴不到半天,因为被母亲关进屋...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8日 17:06

张五常:儿时的短暂温馨

张五常:儿时的短暂温馨 ——《童年的回忆》之二   我是在香港西湾河太富街十二号二楼出生的。那时用“接生”,用不着到医院去。太富街是太古船坞的房子,是在太古工作的亲戚转租给我母亲的。这些转租或转让或分租,当时很普及,船坞当局不管。太富街又称第四街,因为当时有五条横排向出海面的,一律用红砖建造。太富街的日子,今天我丝毫记忆也没有。   找到一帧出生后三个月母亲抱着我的照片,是在太富街时期拍摄的。附录在这里给同学们看看。那...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5日 17:46

张五常:童年的回忆(之一)

张五常:童年的回忆(之一) 不久前一位朋友传来这里附上的图片,是一九六七年摄的香港西湾河成安街对上的山头,称成安村。我是在图中一带长大的。二战后,除了一九四五到一九四八我到佛山华英中学的附小混了几年,到我离港赴北美碰运气的一九五七,大部分的时间我是住在这成安村再向上走一点的澳背龙村。当时那里的房子远没有图中见到那么密集。   图中见到的路大约建于一九五二,当年我是走惯了的。也有石阶可以拾级而上。我少年时的好友容国团当年是住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1日 23:28

张五常:有眼无珠说病夫

建议北京的朋友,既然自己有的是硕果仅存的古文化,有恃无恐,大可放《华尔街日报》一马。   二月十九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出一篇评论,半道歉半解释二月三日他们的一个专栏用上的标题“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让北京大怒,把该日报的三位驻北京的记者逐出中国。直翻过来,此题的中译是“中国是亚洲的真病夫”。当然是指新冠肺炎这件大事,有什么言外之意我不管也不知道。   这里的有趣问题,是为什么北...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8日 23:14

张五常:人命何价?

张五常:人命何价? 我有一个外甥,是我的三家姐的儿子,名赵承恩,当年在香港中学成绩其实不错,但香港大学不收他。他申请当时算是次级(今天不是)的香港中文大学,因为中学会考的中文考得不够好,也遭拒于门外,害得当时中大的容启东校长亲自来信向我解释。今天看,中大是走了宝,因为 S. Y. Chiu 今天在生物细胞的研究上成了名。   我读到容校长的信,一声长叹,就把这外甥带到美国求学。那大概是一九七一年。由我亲自教。教法简单:周末不准读...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6日 22:49

张五常:才女傅莹

几天前的晚上在电视看CNN,播着的是美国政治女强人Nancy Pelosi(佩洛西)主持着一个会议,人头涌涌,我在半睡半醒中听一句不听一句。突然间我见到傅莹站起来提问,就清醒过来了。傅莹的英语流畅,她的提问翻过来是说:   “我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你的中国访问有非常好的回忆,也记得几年前我们有过的建设性的对话。我现在要问的是关于华为。我想,在世界的运作上,科技是工具。中国认为他们四十年前开始的改革引进了多种西...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6日 22:48

张五常:从非典肺炎看新冠病毒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源自武汉的新冠肺炎是严重的不幸事件。有关当局的重视迟了几天难以厚非,但跟着的处理是迅速而又全面的。我们看不到动乱,看不到抢劫,而亲友之间的互相协助与关怀,是反映着一个优、厚的文化传统。   对经济的影响会怎样呢?当然严重。我早想动笔作点建议,但在电视看到习近平先生的讲话,认为他知道经济正在进入的困境,没有动笔。但跟着一些同学传来其他君子对经济困境与处理的看法,有同意与不同意的地方。同学们要求我表达...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17:59

张五常:抗病毒北京要协助市场

因为讯息与监管费用的存在,政府需要参与,但千万不要压制市场的运作可以协助的各方面。   昨天写《 新冠肺炎北京处理得好 》,基于两位懂医学之见的下笔,是指防止病毒扩散这方面。在网上出现后,一位同学传来政府限价的措施——口罩限价,蔬菜、猪肉等物品皆限价。这是不对的,因为限价必会减少供应量。让价格上升,一方面会增加供应,另一方面会约束大量存货的行为,二者相加会有一个由市场决定的均衡点,一般而言是经济效...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4日 23:54

张五常:新冠肺炎北京处理得好

这些日子武汉出现的新冠肺炎既是天灾,也是人祸。我当然没有资格评论,这项不是我专业的事。但我知道有两位客观的专业人士,在事发后认为北京处理得好,非常好。   第一位是朱知梅教授。他是香港大学医学院杨紫芝教授挑选来协助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发展与运作的,因而对中国的医疗制度知之甚详。几天前我太太跟他联络,他说新冠肺炎是严重的,但事发后北京处理得非常好。第二位是我自己的儿子张思远。他是医学博士,也是生物学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