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7月15日 08:17

寻寻觅觅五十年:从学思考到不读书

(按:《经济解释》全四卷要合并出精装收藏本,本文是收藏本序言的前半部。)

「经济解释」一词在百度的中文世界出现过一百一十万次。是「精算」,即是那四个字要一起相连才算。在中文世界的经济学术语中,此词出现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1日 08:54

经济学的哲学性(增补版)

经济学的哲学性(增补版)

(按:本文是《科学说需求》补加的第九章最后第二节。)

哲学应该是人类在思想上最艰深的学问。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在洛杉矶加大作研究生时,我认识几位读哲学的,知道当时的哲学系分伦理(ethics)与逻辑(logic)两部分。伦理牵涉到价值观,是深是浅很难说;逻辑学是无底深潭,可幸有简化的阐释。

逻辑哲学是科......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4日 08:16

经济学的哲学性

(按:本文是《科学说需求》补加的第九章最后第二节。)

哲学应该是人类在思想上最艰深的学问。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在洛杉矶加大作研究生时,我认识几位读哲学的,知道当时的哲学系分伦理(ethics)与逻辑(logic)两部分。伦理牵涉到价值观,是深是浅很难说;逻辑学是无底深潭,可幸有简化的阐释。

逻辑哲学是科学......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7日 08:14

经济学的理论结构与科学性质

经济学的理论结构与科学性质

(按:本文是《科学说需求》补加的第九章第一节。)

去年末《经济解释》共四卷的重写快完工时,太太无意间在英语网上看到Steven Cheung’s Demand Curve(史提芬‧张的需求曲线)一词。需求曲线可不是我的发明,怎么会扯到我这边来呢?略查究竟,原来在《科学说需求》的《原序》起笔时提到一九七一年我写下的一篇提为《交易理论与市场需求》的文稿,用上一幅几何图表,自己从来没有发表过,但被美国朋友放进两本甚或更多的教科书内,把我的名字与该大名曲线挂了钩。当年我显然不认为该图表重要,因为自己没有保存该文稿。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4日 08:54

《经济解释》思想研讨会及征文通知

《经济解释》思想研讨会及征文通知

为深入研讨《经济解释》的学术思想,推动科斯教授谆谆倡导、张五常教授孜孜力行的经验经济学在中国的进一步传播和实践,浙江大学科斯经济研究中心和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将联合举办张五常教授《经济解释》思想研讨会及征文竞赛。欢迎对《经济解释》及科斯-张五常经济学有兴趣的各界同仁踊跃报名参会并积极投稿。

研讨会及会议征文有关......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4日 08:44

公告:香港书展中有张五常教授著作及书法出售

香港書展2014

書展舉行日期:16/07/2014-22/07/2014

花千樹出版社攤位編號:1號館1A-C02

欲買齊張教授花千樹版著作(絕版書除外),請到花千樹攤位選購。部分存貨有限,售完即止。

現場另有張教授書法出售,賣完即止。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2日 10:58

《中国的经济制度》后记

在2007年那个起草《中国的经济制度》的夏天,我还没有完全认识到,我所相信的最为高效的经济体制会很快受到威胁。当时有一些危险信号:大体上,北京在不断增强对中国的县级管理。这一情形在2008年初戏剧性地发生变化:新劳动合同法出台,南方城市东莞在强力推行它。这个被认为是世界领先的制造中心之一的城市,在经济上垮掉了。许多东莞的工厂被迫将产品生产转让给个体和小工厂,雇佣关系因此变得模糊,一些地方回到了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所流行的散工制;而其他工厂无非也只能放弃。从2008年起,东莞不再有过重大的国外投资。

今天,新劳动合同法不再严格执行。在一些地区,政府宣称这一法律已经有名无实,以此来为投资者......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0日 07:52

《中国的经济制度》英文版后记

《中国的经济制度》后记

张五常

(五常按:二○○八年我以中、英二语在香港出版《中国的经济制度》,二○○九年在北京再版,今天西方某刊物要刊登该长文的英语全文。苏子云: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为此我用英语补加一个后记,本要翻为中文,但想到《信报》的读者多属双语人物,不再下工夫。)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1日 07:43

新版《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前言

新版《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前言

    从新古典发展起来的经济理论又称选择理论(theory of choice),即是人的行为或行为促成的现象一律是人类自己选择的结果,包括自取灭亡的行为,而这选择是受到局限条件的约束。局限的转变可以翻为成本或代价的转变。代价也是价,所以不管有没有市场,需求定律同样用得着。

复杂无......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31日 18:59

===================2013=====================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4日 08:12

创作玩意与思想传世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七章《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最后第二节。)

记不起是谁说过:「一个思想,只要表达了,就不会完全消逝。」经济学者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情。

经济思想难传世的原因

是的,经济思想是奇怪地难以传世。重要之外,一个足以传世的经济思想需要有两个其他要求:其一是要有创意,其二是要算得上是真理。这些跟自然科学一样,但经济学要有创意远为困难,因为那是关于人类......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7日 08:35

经济解释的范畴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七章《一蓑烟雨任平生》的第一节。)

感谢老师阿尔钦。主要是他的教诲与影响,在经济学上我集中于解释行为或现象那方面。屈指一算,那刚好是五十年前开始的了。专注于解释现象之前,在研究院的两年中,我花了几个月时间研读福利经济,知道是浪费时间的无聊玩意。更多的时间是用于学习技术。从考试成绩那方面看,我的「技术」冠于同窗,但除了写《佃农理论......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08:17

国家理论:什么是国家?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的最后第四节。)

国家理论(theory of the state)又称国政理论,其实二者不一样。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芝加哥大学的施蒂格勒与贝克尔等人成立一个研究所,用上「state」一词。他们研究的是国家政策的问题,属国政。另一方面,「国家理论」的要点是问:「什么是国家?为什么会有国家?」这些问题不浅,因为原则上一个小家族可以自......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18日 21:54

中国旧家庭的礼教与国家的盛衰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的第三节。)

一九七一年我写了一篇关于中国的、题为《子女产权的监管与婚姻合约》的文稿,寄给多位朋友看,其中哈里‧约翰逊回信,劝我不要发表,因为贬低了中国人。科斯也有微辞。其他朋友认为应该发表。哈里之见是他的价值观,我明白。进入了二十世纪后期,中国人对自己昔日礼教中的三从四德有反感。同一民族,时代不同其价......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4日 20:58

市场与非市场的等级排列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的第二节。)


人类的权利可分两种:其一是产权,其二是人权。这二者有时会混淆;二者之间有灰色地带。产权是指拥有及享受资产或资产带来的收入的权利,这当然包括人力资产了。在多人的社会中,有了资产权利界定的竞争带来市场。在先天与后天的......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8日 20:54

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五章的第一节;第六章已写好发表了。)

收入或财富分配与再分配的分析可能是经济学最大的麻烦。不止此也,分析收入分配与再分配不会让从事者感到舒畅,而牵涉到政治更是我历来避之惟恐不及的话题。

其实经济学传统的、基于市场的收入分配理论很完整,没有多少需要改进......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2日 08:01

科斯与我的和而不同处

(本文是为二○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在深圳举办的「追忆科斯」会议而写的,将会加进《制度的选择》第二章《科斯定律与租值消散》作为该章最后的第十节。)

二○一三年九月二日科斯谢世,神州哀之。他和我在学术上的交往,行内的朋友认为特殊,为此我一中一英地写了两篇追忆文字。科斯比我年长二十五岁,辈份分明。我从来没有听过他的课,互相讨论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大家同意而又坚持的是经济学应走的路:重视......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7日 08:29

以物品成交价作指数为锚的理想货币制

(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六章《经济调控与货币制度》的最后第五节。)


二○一三年六月我在山西太原讲话,以《人民币的面目与中国的前景》为题。「面目」一词取自中国的艺术文化传统,说一件作品有风格,有个性,不管是好还是不好,可使观者一看而知是哪个艺术家的作品。昔日宋人吴琚的书法,绝对顶级,可惜写得跟米芾的分不开,被批评为没有自己的面目。清人郑板桥的书法,我不认为上乘,但面目明确,小孩子也看得出,足以传世矣!


千山万水无限感慨


说一种货币有自己的面目,是说地球上的人一般知道是何方神圣,不管其币值的高低皆愿意接受。这也是说该货币......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0日 07:47

罗纳德‧哈里‧科斯

科斯(Ronald Harry Coase, 1910-2013)谢世了。我们不会为一个在地球上活了一百零二年多的人的辞别感到悲伤。我自己跟进着科斯的病况:几星期前跟他通了电话,知道他的思想清晰依旧,但跟着病情反复,希望与失望几番交替,孤灯挑尽,一个学者可走的路是走完了。我认识的经济学者奇怪地长寿。

终于有点遗憾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7日 06:54

货币用途与欺骗行为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六章《经济调控与货币制度》的第四节。第五章还没有动笔,也会补加简短的第七章。)


我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出生,六年后日军攻占香港,再一年母亲带我和其他几个子女到广西逃难。到处兵荒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