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4月21日 07:43

新版《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前言

新版《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前言

    从新古典发展起来的经济理论又称选择理论(theory of choice),即是人的行为或行为促成的现象一律是人类自己选择的结果,包括自取灭亡的行为,而这选择是受到局限条件的约束。局限的转变可以翻为成本或代价的转变。代价也是价,所以不管有没有市场,需求定律同样用得着。

复杂无......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31日 18:59

===================2013=====================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4日 08:12

创作玩意与思想传世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七章《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最后第二节。)

记不起是谁说过:「一个思想,只要表达了,就不会完全消逝。」经济学者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情。

经济思想难传世的原因

是的,经济思想是奇怪地难以传世。重要之外,一个足以传世的经济思想需要有两个其他要求:其一是要有创意,其二是要算得上是真理。这些跟自然科学一样,但经济学要有创意远为困难,因为那是关于人类......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7日 08:35

经济解释的范畴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七章《一蓑烟雨任平生》的第一节。)

感谢老师阿尔钦。主要是他的教诲与影响,在经济学上我集中于解释行为或现象那方面。屈指一算,那刚好是五十年前开始的了。专注于解释现象之前,在研究院的两年中,我花了几个月时间研读福利经济,知道是浪费时间的无聊玩意。更多的时间是用于学习技术。从考试成绩那方面看,我的「技术」冠于同窗,但除了写《佃农理论......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08:17

国家理论:什么是国家?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的最后第四节。)

国家理论(theory of the state)又称国政理论,其实二者不一样。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芝加哥大学的施蒂格勒与贝克尔等人成立一个研究所,用上「state」一词。他们研究的是国家政策的问题,属国政。另一方面,「国家理论」的要点是问:「什么是国家?为什么会有国家?」这些问题不浅,因为原则上一个小家族可以自......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18日 21:54

中国旧家庭的礼教与国家的盛衰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的第三节。)

一九七一年我写了一篇关于中国的、题为《子女产权的监管与婚姻合约》的文稿,寄给多位朋友看,其中哈里‧约翰逊回信,劝我不要发表,因为贬低了中国人。科斯也有微辞。其他朋友认为应该发表。哈里之见是他的价值观,我明白。进入了二十世纪后期,中国人对自己昔日礼教中的三从四德有反感。同一民族,时代不同其价......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4日 20:58

市场与非市场的等级排列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的第二节。)


人类的权利可分两种:其一是产权,其二是人权。这二者有时会混淆;二者之间有灰色地带。产权是指拥有及享受资产或资产带来的收入的权利,这当然包括人力资产了。在多人的社会中,有了资产权利界定的竞争带来市场。在先天与后天的......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8日 20:54

第五章:收入分配与国家理论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五章的第一节;第六章已写好发表了。)

收入或财富分配与再分配的分析可能是经济学最大的麻烦。不止此也,分析收入分配与再分配不会让从事者感到舒畅,而牵涉到政治更是我历来避之惟恐不及的话题。

其实经济学传统的、基于市场的收入分配理论很完整,没有多少需要改进......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2日 08:01

科斯与我的和而不同处

(本文是为二○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在深圳举办的「追忆科斯」会议而写的,将会加进《制度的选择》第二章《科斯定律与租值消散》作为该章最后的第十节。)

二○一三年九月二日科斯谢世,神州哀之。他和我在学术上的交往,行内的朋友认为特殊,为此我一中一英地写了两篇追忆文字。科斯比我年长二十五岁,辈份分明。我从来没有听过他的课,互相讨论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大家同意而又坚持的是经济学应走的路:重视......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7日 08:29

以物品成交价作指数为锚的理想货币制

(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六章《经济调控与货币制度》的最后第五节。)


二○一三年六月我在山西太原讲话,以《人民币的面目与中国的前景》为题。「面目」一词取自中国的艺术文化传统,说一件作品有风格,有个性,不管是好还是不好,可使观者一看而知是哪个艺术家的作品。昔日宋人吴琚的书法,绝对顶级,可惜写得跟米芾的分不开,被批评为没有自己的面目。清人郑板桥的书法,我不认为上乘,但面目明确,小孩子也看得出,足以传世矣!


千山万水无限感慨


说一种货币有自己的面目,是说地球上的人一般知道是何方神圣,不管其币值的高低皆愿意接受。这也是说该货币......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0日 07:47

罗纳德‧哈里‧科斯

科斯(Ronald Harry Coase, 1910-2013)谢世了。我们不会为一个在地球上活了一百零二年多的人的辞别感到悲伤。我自己跟进着科斯的病况:几星期前跟他通了电话,知道他的思想清晰依旧,但跟着病情反复,希望与失望几番交替,孤灯挑尽,一个学者可走的路是走完了。我认识的经济学者奇怪地长寿。

终于有点遗憾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7日 06:54

货币用途与欺骗行为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六章《经济调控与货币制度》的第四节。第五章还没有动笔,也会补加简短的第七章。)


我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出生,六年后日军攻占香港,再一年母亲带我和其他几个子女到广西逃难。到处兵荒马......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0日 08:37

商业周期与货币调控

(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六章《经济调控与货币制度》的第一节。第二、三节已刊登。第五章还没有动笔。)


商业周期(business cycle)又译经济周期。......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8日 10:57

供给学派的阐释(增订版)

(五常按:本文可能放进《制度的选择》第六章《宏观调控与货币制度》作为其中一节。全四卷的《经济解释》还有两章就写完了,实在累,要改变写法:与其按计划把题材顺序写,改为哪个题材思想先成熟就先写那个,出书时再排列,修改。)


「Su......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6日 08:04

供给学派的阐释

(五常按:本文可能放进《制度的选择》第六章《宏观调控与货币制度》作为其中一节。全四卷的《经济解释》还有两章就写完了,实在累,要改变写法:与其按计划把题材顺序写,改为哪个题材思想先成熟就先写那个,出书时再排列,修改。)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30日 07:16

政府主导投资与奖罚不对称的困扰

(五常按:还没有休息好继续写《经济解释》,但可以简略地回应朋友提出的热门话题。本文可能放进《宏观调控与货币制度》作为其中一节。)

二○○七年起中国的经济出现了不少沙石,麻烦的,今天的热门话题包括政府要不......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3日 08:00

公告

本周的专栏继续暂停。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6日 07:53

管制资本项目之谜

(五常按:还没有休息好继续写《经济解释》,但可以简略地回应一些朋友提出的热门话题。)

最近几位朋友问中国应否放开资本项目,说一些北京学者有保留。管制资本项目是外汇管制的一个重点,二十五年前弗里德曼和我就力促北京放开,为什么到今天还不放呢?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9日 11:51

憩息闲话(重发试验)

(本博客管理员按:很奇怪,张五常教授说他在电脑上看不到这篇文章的发布,他在香港的朋友也说看不到。但明明我在自己的电脑上看得到这篇文章已经发布,也有朋友进来发表了评论,证明他们也能看到。我再发一次,试验一下。)


《经济解释》停笔几个星期,也没有写其他文章,朋友及读者纷纷查询,以为老人家出了什么事。这些关心老人家感激,谨此澄清:只是累,要休息一下。

首先是《制度的选择......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9日 07:11

憩息闲话

《经济解释》停笔几个星期,也没有写其他文章,朋友及读者纷纷查询,以为老人家出了什么事。这些关心老人家感激,谨此澄清:只是累,要休息一下。

首先是《制度的选择》一口气写好第三与第四章——《合约的一般理论》与《从佃农分成到中国制度》——约七万八千字,是我写过的最困难的经济分析,写得称意,化作盛年时的学报文章可有十来篇,而达到的深度是自己昔日达不到的。那是「搏到尽」的写法,实在累,要休息一下才继续。脑子的操作要怎样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