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12月16日 09:42

张五常:从华为事件想到的

最近发生的华为事件使我心境难平。不仅我这样,朋友之间也这样。从西方的舆论读到的,有如下几点:
 
一、华为卖给伊朗的产品中,有美国的零件在内,是以为罪。这样的罪名在美国本土之外从来没有出现过。西方也有人指出,如果从外间输进伊朗的产品,有美国制造的成分在内是罪,无数国家也犯了这个罪。
 
二、小题大做。加拿大政府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跟中国的驻加领事打个招呼,让小事化无?要是什么严重的罪行当作别论。
 
三、中国人买起加国的物业,增加该国不少税收,也是该国的农产品与原料的大客户,为什么因为一些无足轻重的琐事而......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1日 09:28

张五常:从生物的起源与演进说今天基因工程的争议——复两位教授

既然你们论及,让我简略地说一下我知道的关于生物的起源与人类的发展,分点如下:

(一)生物的起源一定要有氨基酸。多年前一位科学家证实,有海水加上行雷闪电,氨基酸会在海水中出现。此君为此获诺贝尔奖。

(二)第一个生物细胞在海水中出现的难度,当年一位专家教授对我说,等于用一万块砖头抛上天,掉下来刚好砌成一间屋。近于不可能,但机会不是零,而地球有数十亿年的时间,不断地尝试。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4日 17:12

张五常:别无选择,中国的大学要大事改革

一位朋友传来一篇英语文章,作者Chi Wang,内容是说他曾经在美国华盛顿两家政府机构工作了五十年,认识好些政要,知道他们一向支持及同情中国,但近十年的情况改变了,对中国的友善不再。我没有理由怀疑此君说的。好些报道从其他角度说的也是类同的话。

今天,不少报道说,中国学生去美国求学,签证往往被拒,有些暑期回家探亲后再去美国时不获签证,有些每年的例行续签也遭否决。看来是跟某些科目有关,但也不一定。这样看,要申请到美国求学的中国学生人数将暴跌,因为读到中途不获续签对学生是灾难!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7日 09:27

张五常:中国经济的内忧外患

中国的经济情况不妙,有些地区出现了负增长。北京的朋友当然知道。美国的特朗普总统也知道,幸灾乐祸,公开地说了些风凉话。

中国的经济增长数据不可靠有悠久的历史了。有三个原因。其一是流动人口占总人口约三分之一,这些“流民”的收入难算。其二是中国的农民不用付税,少了一项重要的资料。其三是地区的税收及一些其他数字皆用上指标制,不达标没有奖金,出现了虚报的情况。不一定是报高的。在上世纪困难的九十年代,朱总理说保八,我考查所得是报低了不少。地区干部不喜欢超标——......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6日 09:00

张五常:日暮黄昏话金庸

金庸谢世,追悼、评论的文字无数。是应该的。十八年前,为了响应北京写手王朔对金庸的批评,我发表《我也看金庸》,提到“说金庸作品畅销,不大正确。金庸是一个现象……总销量达一亿,看来毛语录的世界纪录将来可能被老查破了。”今天看真的是破了:一个英语电台报道,查先生小说的总销量达三亿!

一位广州的同学说她没有看过金庸。我促她赶紧买些看。过了一天,她说新版有售,但旧版被抢购一空,问我何解。我说自己喜欢旧的,认为新的有些地方改得不好。我历来认为可能自己以先入为......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2日 11:34

张五常:从伊甸园的角度看中国的文物收藏

(按:本文是张五常教授2017年11月2日在上海艺博会讲堂的讲话录音整理稿。)
 
各位朋友,经济学有一个很简单的概念,叫做消费者盈余(消费者剩余)。它的意思是说,你口渴了,愿意出100块钱喝一杯水,但这杯水2块钱就可以买到,那98块钱就是消费者盈余,消费者盈余就是你愿意支付的最高价格与这些商品的实际市场价格之间的差额。这个简单概念的变化非常复杂,几十年前的经济学很重视这个消费者盈余,为什么重视呢?我是出售者,知道你最高愿意出100块钱,但我的成本只2块钱,怎么能榨取那98块钱呢?这个榨取消费者盈余是个很复杂的学问,今天我从这个消费者盈余,讲讲中国的收藏。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18:09

张五常:反垄断最大的困难,是很多垄断是政府的垄断

五常按:这篇文章是今年九月六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邀请我在广州的讲话,是网上的第二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该局的简要记录,由一位同学整理,并加进我在其他地方提到的关于反托拉斯的资料。这里刊登的是当天讲话录音的全文,由我的一位助手整理出来,较为详尽。我历来对反托拉斯或反垄断的任何机构都是批评的多,赞赏的少。但这次跟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简短交流,他们给我好印象。

昨天晚上,在半睡半醒中,看到一位同学传来李克强总理公布不准追讨历史社保费,寥寥数言,掷地有声,不......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3日 08:03

盗非盗:从邓小平的智慧说起

朋友传来一篇英语文章,是Peter Navarro 写的。此君以敌视中国知名,写过一本题为《中国致命》(Death by China)的书。目前他是特朗普总统的制造与外贸政策委员会的主席。顾名猜意,他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外可以致命。这不是传统经济学的看法,但这些日子特总统的言论,主导着的贸易战,有这样的味道。我曾经说过,特总统是大好商人,竞争要把对手杀下马来。然而,国际上的贸易,基于互相得益,要赚他家的钱你要让他家赚你的钱。

Navarro的文章是为特总统辩护,题为《特朗普抽进口税是为了防守中国的侵略......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6日 08:12

张五常:中美贸易战的来龙去脉

十多年前,格林斯潘当美国联储主席时,几次提到中国的廉价物品进口协助美国压制通货膨胀,为中国说了不少好话。今天,特朗普总统显然认为某些中国货的进口价太低,要抽这些货的进口税。当年格林斯潘欢迎的是中国制造的日常用品;今天特朗普不欢迎的是中国制造的有相当科技含量的物品。这显示着特总统担心的不是中国物品的价格低廉,而是中国威胁着半个世纪以来美国雄视地球的科技发展。

特总统的有趣排列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9日 08:10

张五常:看特金会有感

六月十二日我花了大半天坐在电视前,看一个英语台不断地报导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面。没有冷场,而最好看是在结尾时特朗普总统用了长达六十五分钟的时间回答满堂记者的提问。看不出有内定的提问者,而特氏气定神闲,随意挥洒,措辞诚恳、坦白、有深度,是里根总统以来我见过最好的美国总统接受公开提问的表现了。我们要知道当年的里根是在大场面能应对自如的一个天才。特朗普没有里根那么流利,说英语的措辞也差一点,但他的回应到题而又有内容,言之成理,值得欣赏。他也表达着诚恳的一面,让我相信他说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2日 08:13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样看

不少朋友认为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性的总统。可能是——美国的媒体说他是历史上最多人天天在谈论的。有趣的是,虽然负面的评价越来越多,民意调查支持他的百分率却不断地增加。今天他的支持率还低于百分之五十,但要是今天再投票,我要赌的钱会押在他那边。美国人以食为天,弄得经济有好转的必胜,而特朗普上任年多来,美国的内部经济好转得快,在二战后只有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里根可以一比高下。二者相比,我认为里根是稍胜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美国经济的一个灾难期,可能比三十年代的经济......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05日 08:18

张五常:人才政策的经济观

上世纪六十年代,洛杉矶加州大学的经济系与芝加哥大学的经济系是高举私产与自由市场的两间少林寺了。我是地球上唯一的在那个年代在这两间少林寺求学与任教职的人。当然,那时有其他大学或学派崇尚私产与市场比上述的两间为甚,但有点宗教的味道,不是纯从科学验证的方法支持私产与市场的经济效率的优越性。当年的芝大与洛杉矶加大是比较客观的。

然而,作为后学当年我认为他们过于高举市场的优越性。年幼时我经历过中、日之战与国、共之争,也做过生意,对“主义”上的争议没有兴趣。老师阿尔钦教......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9日 08:27

张五常:南北二韩统一的关键局限

(五常按:五月二十四日晚上,本文完稿时,特朗普总统忽然宣布取消与金正恩的会面。这会影响南北二韩的前途,但如果两韩友好互通,本文的结论不会受到影响。)

不久前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为自己的全五卷《经济解释》作了一次修改,称为第五版,主要是把此前写过的一些要点再说得清楚一点。我惯用的经济学只有三个基础:需求定律、成本概念、竞争含意。这些是整个经济学不可或缺的范畴。比他家的简单很多,但要用出变化才有可观的解释力。一九六九年,我对西雅图华大的同事说我们不能用复杂的理论解释复杂的世事......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1日 08:33

张五常:朝鲜将改变国际贸易的秩序

我平生没有参与过任何政治活动,对政治人物也算不上有比街上的人多知一点的认识。然而,每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我喜欢在电视浏览一下。 当然没有像林山木、杨怀康等高人那样懂得欣赏——今天我是连新潮电影也看不懂的人——但美国的媒体很懂得把总统竞选的热闹化为有娱乐性的报导。有时我想,美国总统竞选花去的庞大经费,可能被媒体报导带来的娱乐收益抵销而有余了。

金正日选对了接班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1日 11:16

自私三解与市场应对

最近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在内地一份刊物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该题在某网站出现时被改为《人大教授狠批张五常、吴敬琏等经济学家鼓吹私有制》。这篇文章在网上炒得热闹,不少朋友关心这件事,纷纷来邮慰问,以为我出了什么问题。我历来不管这类批评,但关注的朋友太多,而香港的《明报》一月十六日以大字标题《党刊转载轰张五常鼓吹私有制文章》作报导,我因而追查周新城教授的原文,其中提到我的那一段,有点莫名其妙,要回应一下。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0日 08:30

推断与解释中国

一九七九年的夏天,我收到伦敦经济事务学社的主编朋友一封短信,说撒切尔夫人的办公室要求一个经济学者回答一个问题:Will China go capitalist?他说一个五百字的答案足够。问题有趣,该年九月我带着杨怀康到阔别了二十二年的广州一行。是从香港坐飞机去的!见到姊姊一家,恍若隔世。

在那三天行程中我认识几位有等级排列的干部朋友。我对经济现象非常敏感。当时的广州贫穷毋庸细说,但我重视的是干部的等级排列。我想,人类天生下来就不平等,上苍之赐使然。要是资产的权利平等,......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3日 08:30

华盛顿学派的微光与新制度经济学的灾难

在芝大我呆了两年就转到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去。当时前者如日方中,后者弗里德曼说是荒山野岭。科斯尝试挽留,说留在芝大我有机会成为另一个马歇尔。夏保加说要是薪酬是问题,他可以处理。然而对我来说,芝大的学术气氛是过于热闹了。外来的讲座,不同范围的工作室,天天有;要评审或要阅读的文稿,每天都有新的。我可以不管这些,但不管就不是芝加哥。从本科算起我已经十年窗下,是到了独自创作的时候。想到什么有新意的我喜欢求教他人,但思考时我要独自遐思。当时我也决定不再读他家之作,有什么需要知道的求教他人就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6日 08:30

芝加哥大学的图书馆

尽管求学时我有过目不忘之能,但今天老了,早上想到的,下午就忘记。数十年前的往事倒还记得多一点。我写过《佃农》的往事,今天再写,从另一些角度下笔,时日的记忆可能跟以前说过的有出入。年份不会错;至于月份,我只是凭着几个关键日子,这里加那里减,弄错了一两个月不奇怪。对读者来说,时日的准确性不重要,但我要追溯自己的思想历程,好让同学们知道,当年新制度经济学的发展与后来的灾难是怎么样的一回事。这学派发展时,我是唯一的站在中心的人。

一九六六年的秋天,我整......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9日 08:30

佃农理论出于长滩州立

当年洛杉矶加大经济系的规定,是先过了四个范围的博士笔试的关才写博士论文。这四项笔试最重要是理论。因为我要考阿尔钦出的理论笔试,要多旁听他的课,所以在考该四试之前就先考虑论文的题材了。阿尔钦及赫舒拉发不管我的先后取向。

当时美国的博士笔试是隆重的,被认为是英国博士与美国博士的主要分别:当年英国的只写博士论文,没有笔试,但据说英国的博士论文比较苛求。有人说这边难,有人说那边难。一般人认为美国的博士比较难,主要是因为那些博士笔试。当时美国的大约要多花......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2日 08:30

寻找路向的日子

一九五九到六五那六个年头,我在洛杉矶加大的进境外人看是快。要不是为了多听阿尔钦的课,我还可以多快两年。阿尔钦几番对人说他没有见过另一个像我那样能持久地拼搏的学生。我从来没有假装拼搏,而今天回顾,我算不上是怎样拼搏过。当年我的空闲时间多,喜欢跟一些同学游山玩水,或到深海钓鱼,或在深夜到海滩捕捉小鱼。为了要多赚点零用钱我有时在清早起来派报章,有时在课后替人家剪草,或替老师改试卷,或到学校的停车场作收费员——有时右手改试卷左手收费。我也曾经作过鲍特文与布鲁纳的研究助理。一九六二年开始我在该校的经济系作助理教员。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