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20年03月
2020年03月14日 18:00

张五常:欧阳先生与《娄寿碑》

张五常:欧阳先生与《娄寿碑》 ——《童年的回忆》之十   回头说写这系列回忆文字,起笔时我提到香港西湾河太富街十二号二楼,我出生的地方。二战后,神州局势混乱,国共之争严峻,不少内地客逃到香港去。作为平南县长的欧阳先生,字拔英,也逃到香港来。因为他曾经帮过我们逃难到平南县郊外的那沙村的一家七口,母亲安排欧阳先生、他的夫人与两个侄儿住在太富街那间公寓式的单位。   一九四八年八月我离开佛山的华英附小,回港后父亲收到该校的校长的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2日 15:31

张五常:中国当年的恶性通胀

张五常:中国当年的恶性通胀 ——《童年的回忆》之九   英语“inflation”一词译作通货膨胀是恰当的。“通货”是指流通的货币量,膨胀是指此量增加。这其中含意着的是,货币量增加会导致物价一般性地上升。这就是西方经济学中的币量理论(quantity theoryof money)的核心思想了。   在西方,这币量理论起于休谟(David Hume,1711-1776),是不浅的学问,因为货币在市场使用时的转手速度对物价的变动也有决定性。这转手速度(velocity)有没有稳定性这...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0日 17:51

张五常:战乱后的安排

张五常:战乱后的安排 ——《童年的回忆》之八   一九四四年十月母亲带着六个子女从平南县走进那沙村,十个月后也带着六个子女从那沙回到平南。进去时我是坐在篮子中让人挑着走,离开时我是自己步行的。在那沙我天天赤着脚在田野中流浪,离开时我是穿上皮鞋了。那是唯一的一对皮鞋。经过了十个月,我的双足当然是长大了一点。皮鞋不再合穿,但没有选择,害得今天我双足的第二趾变作一半盖在大拇趾上。   从早到晚走了八个小时,抵达平南,当然累...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7日 20:48

张五常:饥荒的日子

——《童年的回忆》之七   回头说 广西那沙那条小村落,一九四四年十月母亲带着去的六个子女中,比较年长的有我的三姊秀梅、四姊秀兰、五姊秀桃。年幼的有排行第八当时十岁的五伦、差两个月才到九岁的我与三岁多的秀芳。还有五个我们事前不认识的成年男子汉,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比我们稍迟来到那沙。这些汉子来时互不认识,显然是独行侠,在那沙他们当然成为朋友。离开那沙时,他们各顾各地走。   当年在那沙,我的三个姊...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5日 19:43

张五常:那沙是贫穷的桃花源——兼论种植定律

——《童年的回忆》之六   从桂平金田镇到平南,今天的地图说相隔三十多公里。走陆路,怎样走我不记得了。凭记忆写童年的往事,我总要想到一些比较特别或有趣的琐事,然后前、后连接起来。没有一些琐事就变得一片空白,无从下笔。是奇怪的脑子运作,只要有明确的两件琐事,其间的细节会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   当年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三十多公里要走一整天。到了平南,住在一个远亲的家,房子大的,逗留了约一个星期。记得...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3日 22:42

张五常:桂林大疏散

——《童年的回忆》之五)​​   一九四三年进入柳州的中正附小,不是按孩子的年岁与学历来议定班级,而是哪一级有位就放进哪一级。没有入学试那回事。我和伦哥一起进入该校的小四。没有固定的老师,因为大家都在逃难。小同学们也一样,只是死去的多。我曾经写过一个变得黄、肿的女孩子,问我她是不是快要死,我说是。她再问她做错了什么事,我无法回答。这经历解释了为什么长大后,在回忆中,除了三岁时在香港山头认识的吴惠玲...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2日 11:32

张五常:逃难的热闹与哀伤

——《童年的回忆》之四   香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沦陷后不久,要逃难到内地去是普遍的考虑。但要逃到哪里,怎样逃,不是容易的选择。报章的言论有对有不对,而过了不久友侪间大都懂得怎样判断报道的可靠性。例如内地的报章的标题说“我军转移有利阵地”,大家都知道“我军”是在败退。什么电话、电报都困难,“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是当时最可靠而又最迅速的消息传达方式。   要逃到内地去当然也是我们的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