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4月17日 14:50

张五常教授的《多情应笑我》已经出版!

张五常教授的《多情应笑我》已经出版!

张五常教授的《多情应笑我》已经出版!


在各大网上书店有售: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3198732

亚马逊:http://www.amazon.cn/多情应笑我-五常散文选-张五常/dp/B00BLIL9KA/ref=sr_1_1?ie=UTF8&qid=1366102796&sr=8-1&keywords=多情应笑我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6日 08:27

知识累积、土地价值与社会诅咒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四章《从佃农分成到中国制度》的第一节。)


人类的重要资源只有两种。其一是作为万物之灵的脑子(包括人力),其二是土地(包括矿物)。历久以来,一个脑子了得的人备受赞扬,但一个大地主则屡遭唾骂,有什么风吹草动,要被杀头的,大地主走在前头!然而,稀缺不足的局限不论,土地值钱是因为人类的脑子能想出怎样用,有层出......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9日 08:29

失业的解释

(五常按:本文为《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十二节。)

经过七个月的集中思想、动笔,合约的一般理论写到本章的第十一节写完了,四万多字。整个话题源于一九六六年初推敲佃农理论时,因为土地租金用一个百分率,没有价,迫使我想到合约结构那方面去。跟着的思想发展很慢,因为每一步皆要找......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2日 11:00

公告

复活节休假,张五常教授的专栏暂停一周。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6日 08:37

公司无界、选择作价与适者均衡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十一节。)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实地考查蜜蜂采蜜与传播花粉时,我问科斯:「如果一个果园的主人用一个养蜂者替他的果树传播花粉,加起来是一家公司还是两家呢?」他没有回应。他可以怎样回应呢?奇怪在我之前没有谁注意到这个简单而又令人尴尬的问题。今天回顾,一百年前英国传统对公司的看法——一个一个有知觉的小岛浮在没有知觉的海洋上——不着边际,可能影响了后来没有什么解释力的公司理论。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9日 08:14

从合约角度看公司与市场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十节。)


作研究生时我读不明白科斯说的「公司替代市场」。一九六八年在芝大得到科斯亲自解释也不认为真的懂。为此,一九六九年的暑期到香港度假时,第一时间我到那里的工厂考查件工合约的运作。得到的收获我在本章第六节写过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2日 08:44

公司性质的思想发展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九节。)


一九三七年科斯发表《公司的性质》。该文的初稿写于一九三二,他二十一岁。「交易费用」(transaction costs)一词起自科斯之前,但他一九三七的《公司》是第一篇开门见山地处理交易费用的经济学文章。一九九八年我发表《交易费用的范畴》,其中有一句......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5日 08:29

交易费用与市场分离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八节。)


写到这里同学们应该有足够的合约概念来让我转到较为复杂的层面——转到公司(私营企业机构)与市场等层面。有趣的,但因为变化多同学们可能不习惯。我分四步由浅入深地解释。

第一......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6日 08:28

悼老师阿尔钦

阿尔钦(Armen Albert Alchian, 1914-2013)谢世了。是不幸的巧合:二月十九日晚上我写好《公司性质的思想发展》那一长节,文内分析阿师与德姆塞茨的贡献,最后一段说阿尔钦还健在,九十八岁,但几个小时后就收到朋友纷纷来邮,说阿师谢世了。这几年朋友之间知道这一天会快来,因为六年多前起老师的脑子退化得很快,几个月后他不能回复我和太太的电邮。早些时,巴泽尔告诉我阿尔钦的记忆力很不妥。我几番问研究医学的儿子为什么会是这样,儿子几次回答:「爸,阿尔钦是个很老的人呀,很老的人有几种可能会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9日 08:51

小账的变化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七节。)


小账又称小费,而广东俗语更有几个其他称呼。我最欣赏是香港的一些老人家还应该记得的「金梳」一词,是英语come shore(抵岸)的谐音。源于鸦片战争后,西洋鬼子群起乘船抵港,岸上的苦力就是这样叫,而跟着食肆的侍应也这样叫了。(后来「金梳」又以谐音翻为英语cumshaw,杀进英语字典,解作赏钱。)小账西方称gratuity或tips。有三类:自愿、强迫、竞投。自愿的小账......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2日 08:11

公告

春节期间,张五常教授的专栏暂停一周。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5日 09:07

按件数算工资与收入分配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六节。)

让我转到雇用劳动力或员工那方面去。这是新制度经济学的一个大话题,不仅因为监管员工的费用高,也带到市场分离、公司性质、失业原因等有趣的现象去。

本节我先论件工(即按产品件数算工资),下节说小账(小费)。这两种合约经济学很少提及。件工重要,不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9日 08:47

履行定律与选量作价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五节。)


做学问有时要执着严谨,一丝不苟;有时要随意挥洒,松弛一下。为了趣味我们有时不需要那么严谨。好比在经济学上我创立了不少「定律」——类聚定律、欺骗定律、收藏第一定律等——皆为兴趣自娱,是否重要自己不管。创立定律不难:掌握着需求定律与成本概念,观察世事,找到一些现象规律,认为不会错,过瘾新奇,定律就推出来......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2日 07:26

从合约结构看外部性理论的无知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四节。)

记得童年时在香港某些商店内见到标示着四个字:「出门不换」。这是说顾客选了物品,付了钱,交易终结,顾客拿着物品离开商店后,物品有什么不妥商店概不负责。西方也曾经有同样的安排,称caveat emptor,意指顾客购买时要自己小心,因为出门后商店概不负责。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5日 08:00

资产四权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三节。)

产权(property rights)的出现需要两个条件。其一是资源要稀缺,即是人力、土地、木材等的获取或使用需要付出代价。这也是说在代价或价格是零的情况下,供不应求。其二是要有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在鲁宾逊的一人世界有资源稀缺的情况,但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所以一人世界没有产权这回事。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08:34

约束竞争是合约的一般用途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二节。)

老师阿尔钦被行内的朋友誉为产权经济学之父,是应该的。要我选一篇关于产权的经济学文章,我选科斯一九六○年发表的《社会成本问题》。该文从权利界定的角度论私产,大手引进交易费用这项局限,是近代产权经济学的中流砥柱。但我同意行内朋友把阿尔钦放在前头,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当一九五九年我进入......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1日 08:47

楼价与扶贫:我在北京究竟说了些什么?


朋友传来香港某报的标题云:《张五常谬论:你穷冇楼住》。懒得读内容,因为该作者显然也懒得读老人家说的内容——礼尚往来也(一笑)。问题是,朋友说还有其他香港的报道也说我说过类似的话。怎么可能呢?那不是谬论,而是冇脑,难道老人家的脑子是进入痴呆的状态了?问了几位在场听到或在网上读到我在北京讲话的内容的,他们一致地说我没有那样说。

我究竟说了些什么呢?我说......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31日 15:34

===================2012=====================

这是年度分界线,以下是2012年的文章。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5日 08:58

公告

由于今天是圣诞节,张五常教授的专栏暂停一周。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8日 08:55

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一节。)


上世纪六十年代是经济学发展的黄金岁月;那十个年头我刚好在美国苦攻经济。不容易想象当年有那么多的大师喜欢教一个学生,何况这学生是外来的。今天,我认为自己的经济学还是他们教的斯密与马歇尔的传统,但好些方面我处理解释现象用上的方法,尤其是在细节上,跟这传统是有了颇大的分离了。一方面我把传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