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2月26日 08:28

悼老师阿尔钦

阿尔钦(Armen Albert Alchian, 1914-2013)谢世了。是不幸的巧合:二月十九日晚上我写好《公司性质的思想发展》那一长节,文内分析阿师与德姆塞茨的贡献,最后一段说阿尔钦还健在,九十八岁,但几个小时后就收到朋友纷纷来邮,说阿师谢世了。这几年朋友之间知道这一天会快来,因为六年多前起老师的脑子退化得很快,几个月后他不能回复我和太太的电邮。早些时,巴泽尔告诉我阿尔钦的记忆力很不妥。我几番问研究医学的儿子为什么会是这样,儿子几次回答:「爸,阿尔钦是个很老的人呀,很老的人有几种可能会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9日 08:51

小账的变化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七节。)


小账又称小费,而广东俗语更有几个其他称呼。我最欣赏是香港的一些老人家还应该记得的「金梳」一词,是英语come shore(抵岸)的谐音。源于鸦片战争后,西洋鬼子群起乘船抵港,岸上的苦力就是这样叫,而跟着食肆的侍应也这样叫了。(后来「金梳」又以谐音翻为英语cumshaw,杀进英语字典,解作赏钱。)小账西方称gratuity或tips。有三类:自愿、强迫、竞投。自愿的小账......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2日 08:11

公告

春节期间,张五常教授的专栏暂停一周。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5日 09:07

按件数算工资与收入分配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六节。)

让我转到雇用劳动力或员工那方面去。这是新制度经济学的一个大话题,不仅因为监管员工的费用高,也带到市场分离、公司性质、失业原因等有趣的现象去。

本节我先论件工(即按产品件数算工资),下节说小账(小费)。这两种合约经济学很少提及。件工重要,不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9日 08:47

履行定律与选量作价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五节。)


做学问有时要执着严谨,一丝不苟;有时要随意挥洒,松弛一下。为了趣味我们有时不需要那么严谨。好比在经济学上我创立了不少「定律」——类聚定律、欺骗定律、收藏第一定律等——皆为兴趣自娱,是否重要自己不管。创立定律不难:掌握着需求定律与成本概念,观察世事,找到一些现象规律,认为不会错,过瘾新奇,定律就推出来......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2日 07:26

从合约结构看外部性理论的无知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四节。)

记得童年时在香港某些商店内见到标示着四个字:「出门不换」。这是说顾客选了物品,付了钱,交易终结,顾客拿着物品离开商店后,物品有什么不妥商店概不负责。西方也曾经有同样的安排,称caveat emptor,意指顾客购买时要自己小心,因为出门后商店概不负责。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5日 08:00

资产四权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三节。)

产权(property rights)的出现需要两个条件。其一是资源要稀缺,即是人力、土地、木材等的获取或使用需要付出代价。这也是说在代价或价格是零的情况下,供不应求。其二是要有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在鲁宾逊的一人世界有资源稀缺的情况,但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所以一人世界没有产权这回事。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08:34

约束竞争是合约的一般用途


(五常按:本文是《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二节。)

老师阿尔钦被行内的朋友誉为产权经济学之父,是应该的。要我选一篇关于产权的经济学文章,我选科斯一九六○年发表的《社会成本问题》。该文从权利界定的角度论私产,大手引进交易费用这项局限,是近代产权经济学的中流砥柱。但我同意行内朋友把阿尔钦放在前头,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当一九五九年我进入......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1日 08:47

楼价与扶贫:我在北京究竟说了些什么?


朋友传来香港某报的标题云:《张五常谬论:你穷冇楼住》。懒得读内容,因为该作者显然也懒得读老人家说的内容——礼尚往来也(一笑)。问题是,朋友说还有其他香港的报道也说我说过类似的话。怎么可能呢?那不是谬论,而是冇脑,难道老人家的脑子是进入痴呆的状态了?问了几位在场听到或在网上读到我在北京讲话的内容的,他们一致地说我没有那样说。

我究竟说了些什么呢?我说......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31日 15:34

===================2012=====================

这是年度分界线,以下是2012年的文章。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5日 08:58

公告

由于今天是圣诞节,张五常教授的专栏暂停一周。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8日 08:55

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

(五常按:本文是《经济解释》卷四《制度的选择》第三章《合约的一般理论》的第一节。)


上世纪六十年代是经济学发展的黄金岁月;那十个年头我刚好在美国苦攻经济。不容易想象当年有那么多的大师喜欢教一个学生,何况这学生是外来的。今天,我认为自己的经济学还是他们教的斯密与马歇尔的传统,但好些方面我处理解释现象用上的方法,尤其是在细节上,跟这传统是有了颇大的分离了。一方面我把传统......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1日 07:48

国际收支平衡表与汇率问题

停写《经济解释》几个月了,要让脑子休息一下。这次休息得比较久,因为卷四的第二章——写租值消散——写得深入,很累,而跟着的第三章是我等了多年才决定博一手的《合约的一般理论》,如临大敌,迟迟不敢动笔。当五年前科斯读到我写《中国的经济制度》的第三节——《合约的一般概念》——认为重要,建议题为《合约的一般理论》,但后来说「理论」可能过于夸张,还是保留「概念」较好。

我多次分析合约,知道一个完整的一般理论存在,但要把零散的思想集中起来。这集中整理不容易......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4日 10:05

公告

张五常教授上周生日应酬多,故本周的专栏文章暂停一次。
——张五常博客管理员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7日 08:36

散文结集的神州版序

老人家的散文结集《多情应笑我》要在内地出版,忘记了写一个神州版序,匆匆在这里补加吧。

散文何物我没有研究,想来是像朱自清写荷塘月色那种满有诗意与感情的文章。但散文「体」是指放开来写,不一定表达着感情,西方称essay,给人有一种随笔的感受。不是浅学问:昔日英国的罗素凭散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我的中语文体有争议,有......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0日 07:35

寿山石雕艺术的伟大与悲哀

我曾经说中国的雕刻艺术远不及西方的,说错了。当年受到误导:中国的雕刻艺术品一般是小件,不起眼,而我们日常见到的玉雕或石雕都有点老土,有点俗气。我知道十多年来寿山的石雕大师的作品有看头,但没有跟进。然而,我毕竟有机会见到不少起自康熙的寿山石雕,这些年除了写作无所事事,为了兴趣一路从康熙初期跟踪到民国后期,用自己发明的「考古」方法,得到的结论是寿山有的是一个伟大的雕刻传统,老外不知是他们的损失,炎黄子孙不知是自己的悲哀。我也曾经是悲哀的一个吧。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3日 08:20

从文化教育的收入回报说仓库选择

前文写《国民教育与艺术文化》,建议国民教育应该从文化教育入手。不是建议以后者替代前者,而是说后者是前者的最高境界。网上读者与网外朋友一致同意,其中不少希望香港及内地立刻推行老人家提出的。然而,经验说,上佳的教育建议,被接受的机会历来不高。这是真实的世界。为何如此不好说了。

无师自通也有师

学校不教,同学们可以自己在课外争取,无疑要......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6日 07:49

国民教育与艺术文化

不少读者要求我发表关于香港吵得热闹的「国民教育」的意见,但涉及政治我天生有抗拒感。后来知道一位历来不上街的朋友也跑到街上去,我好奇地叫另一位朋友传些资料给我看。传了三次,内容次次不同。看资料发表的日期,感觉上香港政府是「软化」了,仿佛悔不当初。

听说黎老弟智英在电台大呼「洗脑」。当然不止他一个人这样说。举他为首只不过要在这里跟他过瘾几句。是的,我认为智英老弟最近撤出台湾撤得相当潇洒:赚了他们的钱,顺便借题发挥,把那里的政治斩了一......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30日 08:54

《张五常英语论文选》在大陆出版啦!

《张五常英语论文选》在大陆出版啦!
《张五常英语论文选》在大陆出版啦!

此版本修改了以前香港版中存在着的印刷错误,更加精益求精!

网上书店已经有售,欢迎购买!

卓越:http://www.amazon.cn/经济解释-张五常英语论文选-张五常/dp/B008WY55HO/ref=sr_1_1?ie=UTF8&qid=1351558526&sr=8-1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888749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3日 09:01

中国骗术考——与罗姆尼商榷

没有看奥巴马与罗姆尼的第一次辩论,但有看第二次,认为可观。内容没有什么新意,但有火花。在那么高的层面、那么关键的时刻,两位候选人有那么举重若轻的表现是难得的,也正好说明作为天下第一强国不是简单的事。我认为奥巴马是个讲话专材:措辞流畅清晰,句法有节奏,这里那里像个诗人,是天赋使然吧。

美国民调显示,第一次辩论罗姆尼大胜,第二次奥巴马小胜。执笔写此文之际,几个民调对总统的选择大约打个平手。我认为下个月的大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