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9年07月
2019年07月17日 19:59

代序:文物收藏的两个经济理论

我对文物或艺术品的收藏有很久的历史了。第一次收藏贵重的物品是一九五二年,我十六岁。当时母亲每星期只给我几块港元零用钱。我积蓄了很久,才拿得出七十元来购买一件宋拓的汉代《娄寿碑》。二十四年后我才知道该拓本是孤本,价值不菲,今天要考虑放进博物馆了。   事情是这样的。二战时广西平南县的县长叫欧阳拔英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隶书高人。解放后欧阳先生逃到香港,我的父亲照顾他。当时我频频逃学,但喜欢到欧阳先生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