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5年三月
2015年03月24日 08:36

约束言论问题复杂

约束言论问题复杂

我不是个信奉自由言论的人。我的老师阿尔钦不是;我的老友科斯也不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的众多学生大搞「自由言论」(Free Speech)活动,为的是什么今天记不清楚了,阿师在课堂上直斥其非,劝导同学们不要参与这类活动。八十年代中期,科斯被纽约的媒体大骂,因为他说传媒的报导不尽不实,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可能假多于真。

我自己呢?从小给外人在背后......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7日 08:06

思想教育不要教相信

思想教育不要教相信

记不起是谁说过:读书不是要相信,而是要考虑与衡量。这至理名言是我作研究生时得到的警句,后来知道所有我敬重的学者都遵守。我曾经写过,当同学问阿尔钦老师某名家的某大作时,他会笑着反问:你相信该作说的吗?后来到了芝加哥大学,没有一个称得上是学者的不遵守上述的格言。施蒂格勒几番向我表达他对十九世纪经济学家李嘉图的欣赏,说李前辈在辩论时从来不把自己的观点加上任何分量,只要真理能找到,是谁找到的李氏不管。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0日 09:32

从学术制度难知好坏说起

从学术制度难知好坏说起

中国开放改革三十多年,从大学资金的投入与学子的天赋衡量,其学术成果是令人失望的。恕我直言,我认为这失败是源于主事当局不懂得怎样处理。这样说没有贬意,因为思想创作这回事,要知道怎样的制度才有可观的效果很不容易。我曾经说投资设厂、制造产品应市,要生存非常困难,比投资于发展房地产困难得多。一家顶级大学,产出学问,原则上可以作为一家工厂看,但产品究竟是些什么事前难以肯定,而就是见到产品其价值为何往往要等多年才知道!

上述不是指要产......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3日 09:52

思想传世与大学制度

最近见到一份美国西岸某大学的经济研究院的读物表,二○○九年编的,推荐五十四件作品,其中九件是我的陈年旧作。有点偏袒吧。我可没有在该校教过。去年一位同学到美国东岸进入某经济研究院后,说新生被指定要先读两篇文章。其一是阿尔钦的《不确定与自然淘汰》,其二是我的《蜜蜂的神话》。阿师的《自然淘汰》远比我的《蜜蜂》重要,跟他挂钩是高攀了。几年前美国西岸另一家大学的一位教授传来他的一位学生的文章,批评我一九七○年发表的《合约结构》,来信中该教授说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