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1年十月
2011年10月24日 23:51

(2011.10.25)商业秘密

(五常按:本文是《知识资产需要保护吗?》的第四节。)

好奇心或金钱之外的兴趣可以解释不少研究发明的行为。然而,为了金钱或职位而研究总要有一点知识的保护,即是要有权利选择拒绝某些要使用这知识的人。在不同程度上,这拒绝权利可以源自一些特殊情况,或紧守秘密,或依靠风俗或法律。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8日 23:58

(2011.10.18)阿罗的想象与世界的现实

(五常按:本文是《知识资产需要保护吗?》的第三节。)

还健在的阿罗(K. J. Arrow, 1921-)是个天才。精于数学经济,他和十九世纪法国的古诺(A. A. Cournot, 1801-1877)是两位我佩服的喜欢用数学思考的经济学者。我认识阿罗。他不走验证工作的路,但客观,想象力强。我自己少用数,但认为经济学需要有古诺......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1日 00:00

(2011.10.11)发明专利的传统观

(五常按:本文是《知识资产需要保护吗?》的第二节。)


可能因为「思想」有点虚无飘渺,不易触摸,经济学者对知识资产应否受到保护这个话题比其他资产的保护更有兴趣。纷争历久不息,要把所有的不同观点写下来会是洋洋巨著,不值得的。今天尘埃略定,回顾一下,大概的观点分歧倒可说说。

有四个不同的看法──我自己的是第五个。其一起自边沁(J. Bentham, 1795)、萨依(J.B. Say, 1803)、密尔(J.S. Mill, 1848)与克拉克(J.B. Clark, 1907)。这四君子认为以发明专利法律来保护知识资产是必需的。其二来自陶西格(W. Taussig, 1915)与庇古(A.C. Pigou, 1920)。这两位认为发明专利的保护是多余的。其三是......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04日 00:25

(2011.10.04)忆埃尔登‧德沃夏克

正在集中思想写《受价与觅价》的第四章,却收到朋友传来埃尔登‧德沃夏克(Eldon Dvorak)谢世的消息,享年八十。我这把年纪要不是自己先去,就是朋友先走,一个一个的。是大自然的规律,没有悲叹,也没有哀思。我要打断第四章写一篇埃尔登,因为欠着他,要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说来也巧,埃兄谢世前个多星期我在这里发表的《风沙渡的启示》提到他:

「同学们要拒绝平庸吗?生命只有一次,你要不要不凡的生命呢?四十五年前在长滩任教时,我很羡慕一位下班后回家享天伦之乐的同事,久不久策划一下举家的渡假大计的。倒过来,他很羡慕我。当时我正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