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0年九月
2010年09月28日 10:20

(2010.09.28)经济学术的拼图游戏

写了四篇《宏观分析的失误》,还没有写完——还有一篇吧——累了,要松弛一下。这系列文章我写得格外用心,容易累。正在进行大修《经济解释》的卷二——《供应的行为》——我要加进一章评论宏观分析。不少同学要求我写一本关于货币的书,更多要求我写一本关于宏观的。关于货币,我出版了《货币战略论》那本文章结集,算是作了交代。

宏观呢?想不出理由要写一本书。多年以来,行内朋友认为我的价格理论(微观也)自成一家,但「宏观」我不懂。知之为知之,不懂为不懂︰我是个看不到皇帝的新衣的人。不久前读萧满章传来的一篇长文,其中提到老师阿尔钦说︰「世界上没有宏观经济学这回事!」(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macroeconomics!)......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1日 11:07

(2010.09.21)失业要从公司看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四):失业要从公司看

失业是宏观经济分析的主题,绝对是。起自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macroeconomics),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促成的。失业人多是大麻烦,因为会导致社会不安定。什么是失业不容易下定义:任何人不怕工作粗贱,或愿意接受低工资,不可能找不到工作。何谓失业今天经济学行内还有争议,还有些有分量的学者认为没有失业这回事。这定义上的困难我在《制度的选择》一书内解释过了。不能否认的,是所有国家的政府都有失业率的统计,公布的数字大致上是跟经济增长反方向走。不同的政府可以有不同的失业统计方法,其衡量跟经济学者的意识往往有出入。

我接受的失业定义,是一个可以工作的人找不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4日 07:59

(2010.09.14)漠视局限推断失灵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三):漠视局限推断失灵

我喜欢独自思考,思想上喜欢事不关己,己不劳心。有时想到的跟前人有别,我会拿出刀来挥斩几下。这些日子,为了对炎黄子孙的一点关心,事不关己有时也拿出刀来。

宏观经济的分析历来是事不关己的。作学生时替一位宏观教授改试卷,每卷收一美元,不难赚,教授提供的答案是老生常谈,我不懂,争议太多不是赚卷费之道。跟着选修布鲁纳(Karl Brunner)教的研究院宏观经济学。布鲁纳是我认识的逻辑最严谨的经济学者。整个学期他只教一本刚出版的「宏观」名著开头的二十多页,批评得同学们天旋地转。我从布鲁纳学得的不是宏观经济,而是推理严谨的苛求。后来的博士试我无端端地考个第一。传为......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7日 08:02

(2010.09.07)曲线交叉自欺欺人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二):曲线交叉自欺欺人

前文说了宏观分析的一个基础失误,指出储蓄与投资——不管意图不意图——是同一回事。只这一点,传统的宏观分析难以挽救。还有其他严重失误。自欺欺人的玩意不限于宏观分析,只是宏观比微观远为普及。让我拿出刀来剖析吧。

(二)曲线交叉说均衡的失误

一九六七年的秋天我到芝加哥大学去,是乡巴佬出城。芝大当时名满天下,是经济学的少林寺。战战兢兢,我把自己作为学生看。两个月后,听到那里有一位明星学生讲述他的博士论文,好奇地去聆听。

小室坐着三、四十人,讲题是分析某国的汇率波动,说到重点,讲者意气风发,说大幅的波动很快就找到均衡点,平静下来。我听得一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