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7年九月
2017年09月26日 08:30

芝加哥大学的图书馆

尽管求学时我有过目不忘之能,但今天老了,早上想到的,下午就忘记。数十年前的往事倒还记得多一点。我写过《佃农》的往事,今天再写,从另一些角度下笔,时日的记忆可能跟以前说过的有出入。年份不会错;至于月份,我只是凭着几个关键日子,这里加那里减,弄错了一两个月不奇怪。对读者来说,时日的准确性不重要,但我要追溯自己的思想历程,好让同学们知道,当年新制度经济学的发展与后来的灾难是怎么样的一回事。这学派发展时,我是唯一的站在中心的人。

一九六六年的秋天,我整......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9日 08:30

佃农理论出于长滩州立

当年洛杉矶加大经济系的规定,是先过了四个范围的博士笔试的关才写博士论文。这四项笔试最重要是理论。因为我要考阿尔钦出的理论笔试,要多旁听他的课,所以在考该四试之前就先考虑论文的题材了。阿尔钦及赫舒拉发不管我的先后取向。

当时美国的博士笔试是隆重的,被认为是英国博士与美国博士的主要分别:当年英国的只写博士论文,没有笔试,但据说英国的博士论文比较苛求。有人说这边难,有人说那边难。一般人认为美国的博士比较难,主要是因为那些博士笔试。当时美国的大约要多花......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2日 08:30

寻找路向的日子

一九五九到六五那六个年头,我在洛杉矶加大的进境外人看是快。要不是为了多听阿尔钦的课,我还可以多快两年。阿尔钦几番对人说他没有见过另一个像我那样能持久地拼搏的学生。我从来没有假装拼搏,而今天回顾,我算不上是怎样拼搏过。当年我的空闲时间多,喜欢跟一些同学游山玩水,或到深海钓鱼,或在深夜到海滩捕捉小鱼。为了要多赚点零用钱我有时在清早起来派报章,有时在课后替人家剪草,或替老师改试卷,或到学校的停车场作收费员——有时右手改试卷左手收费。我也曾经作过鲍特文与布鲁纳的研究助理。一九六二年开始我在该校的经济系作助理教员。

<......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5日 08:30

超龄带技,拜师屡遇高人

一九五九年的秋天,近二十四岁,我进入洛杉矶加大读本科。十年多一点后,三十四岁,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经济系擢升我为正教授。不是我要求的,只是一位老教授提出,其他的正教授一致赞同。三十四岁作为正教授比其他能擢升到这位置的年轻了五、六载。进入本科时是超龄五、六载,加起来,我是节省了十年时间。这使一些人认为我有什么超凡本领。其实没有。

本领不超凡,但际遇不凡。虽然读中小学时我屡试屡败,但生活的经历让我对真实世界的认识远超当年在美国的同学与同事。二战期间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