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文章归档 > 2011年八月
2011年08月30日 00:01

(2011.08.30)北京要考虑放弃以货币政策调控经济

上星期写好《货币调控非儿戏》,思往事,想着些什么,叫太太在网上找到老师布鲁纳(Karl Brunner, 1916-1989)的资料,读到师兄Alan Meltzer追悼布老师的文章,禁不住叫不懂经济学的太太也要读。像布鲁纳那样的学者,今天不容易找到了。布鲁纳是二十世纪的货币理论大师,跟弗里德曼平起平坐。Meltzer是他的学生,也是他数十年研究不断的唯一拍档,相得益彰,在行内是有口皆碑的。粗略地分界,弗里德曼在货币理论的贡献主要是在货币需求那方面,布鲁纳的贡献主要是在货币供应那方面,而师兄的贡献是在货币银根(monetary base)那方面。这三位对货币研究之精,之深入,我高山仰止快五十年了。布鲁......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23日 00:39

(2011.08.23)货币调控非儿戏

二十世纪的经济学发展牵涉到那么多的能人参与,那么多的统计分析,那么多的重要文献,以及那么多的争议,论才多势大,没有任何题材比得上货币理论及货币政策。凯恩斯、费雪、弗里德曼等人的天赋不可能被夸张了,而希克斯、蒙代尔、劳卡斯、布鲁纳、Meltzer、Tobin等人在货币学问上的贡献卓然有成。其他参与的师级人物屈指难算。然而,货币理论及政策的争议到今天还是尘埃未定。

三年前地球金融风暴事发,美国联储反应快,到今天,大手下重药的货币政策还是看不到有成果。凯恩斯学派的花钱政策首先败下阵来,货币调控算是用到尽。如果同学们再读我二○○九年一月......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6日 00:18

(2011.08.16)天下大势:从格林斯潘的一句话说起

这些日子我集中于重写《经济解释》,难度高,是自己在一门学问上最后的孤注一掷。当然对自己苛求,想几天只写两千字。同学们在旁不断拍手、打气,饱读经济论著的朋友频呼前不见古人——这些我感激,但同学们见我说要把曾经构思的五卷改为四卷,不以为然,希望我能写五卷或更多。他们忘记了我是个退了休十一年的人。经济学的思想史说,重要作品一律是作者五十岁之前写下的。今天我让他们四分之一个世纪,奇迹恐怕不容易出现了。自己无足轻重,胜不会加薪,败不会失业,日暮黄昏博他一手,表演一下,是个好玩意。上苍对我是仁慈的。我在四十......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9日 08:45

(2011.08.09)第五节:自然垄断之谜

(五常按:本文原来是《受价与觅价》第三章《垄断的诅咒与成因》的附录,写好后认为重要,决定改为该章的最后第五节。)

自然垄断(natural monopoly)是有争议的话题,曾经吵得热闹,主要是关于公用事业(public utilities,例如水、电、煤气等)的供应,尤其是这些事业的成本分析。要点是这样的:如果一种物品的产量增加其平均成本不断地下降,在同一市场内不会有多过一个生产供应者,这是因为只一个生产者的产量愈大,其平均成本愈低,其他生产者参进会遭淘汰。只一个可以生存,是垄断,但因为产品没有独特之处,只......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2日 16:16

张五常: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影响社会(《南风窗》访问)

张五常: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影响社会

时已入夏,张五常宅邸的壁炉中,犹自堆放着一些木块,想是上一季不曾用完,又如同刚刚添入——用这样一种西式情调,我们的访谈,就在这背景下展开。

阳光从透明的屋顶射入厅堂,人于室内,又可以毫不费力地游目于玻璃墙外春光遍著的小花园。在这个花费代价营造的环境里,张五常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