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经济不好楼市却飙升 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济不好楼市却飙升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十多年前,我回香港任教职的时候,一个朋友叫我多写文章,提供意见。我当时对他解释,我是从事学问的,我不是改革社会的,我可以不说,我可以说错,但是我不能说我不相信的。
 
我是抗战时期离开大陆逃难的人,我在大陆挨过饥饿,是不可能不关心国家的,就这么简单。我的关心是肯定的,希望国家好也是肯定的。
 
经济不好、楼市却飙升的三个原因
 
目前来看,中国是有很多问题的。八年前,推出新劳动合同法的时候,我就说会有很多地方发生负增长。现在看,有些地方是很明显地出现了负增长。但是没有人知道国家整体真实的统计数字,地方政府打报告上去的数字,因为种种原因很多问题我不想说,但是大家都知道,中国目前的经济情况是不好。
 
这种情况之下,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某些城市的房地产价格上升很快,深圳市、上海市、北京市、杭州市等等都在限购,假离婚也不行,这个现象是需要解释的。经济不好是事实,具体不好到什么程度,还很难说。但是某些城市楼价的提升,绝对是真实的。
 
经济不景气,楼市却飙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但很难解释。
 
我自己认为,基本上有三个不同的理由。三个不同的理由带来三个不同的现象,加起来就是楼价在某些城市会急升。
 
第一个理由就是新劳动合同法的推出。一些月薪是八九千块的人,基本上是没受什么管制,反而是三四千、四五千的劳动者比较麻烦。新劳动合同法的那些条例,政府虽然说不会主动地管理,不会主动地执行,但是你要拿一个新劳动合同法去搞事情是可以的。有很多地方的工人拿着劳动合同法的某一条,去勒索企业。但是到月薪八九千块那个层面,这个问题就比较少了。
 
这种情况之下,像深圳这种做高科技产业的城市,八九千块的工作很容易找,就产生了一个很奇怪的两极分化的现象。深圳人口的增长幅度没有统计数字,但是听起来是很吓人的。几年前,深圳只有几百万人口,现在达到了两千一百万,过几年就要变成三千万人了。有这个现象的发生,楼价当然上升了,深圳升得太急,深圳附近的城市比如东莞也跟着上去了,惠州也上去了,这是相当明显的。因为有很多人,尤其是中国念书念得比较好的青年,跑到深圳去。
 
杭州、上海、北京的情况也是如此的,那些青年开始集中到有高科技产业的城市,这些城市的劳动合同法对他们没有太大的约束,他们移民到这些城市,这是某些城市楼价上升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理由,目前的劳动合同法局限之下,在中国投资设厂根本没有办法做。你说到东莞去开厂,人家说你神经病,根本没得做。这就是钱都转到房地产的原因。
 
第三个原因最重要,全世界都在说人民币汇率要下降,另一方面,现在人民币出境是很困难的。你们知道地下钱庄很重要,他们协助小工厂做生意,但几十年来,我没见过地下钱庄这么难把钱转出去的。你想想看这个问题,人人都认为人民币要下跌,你想要保值,钱又出不去,就变成了“困兽斗”的场面,只能逼着你在国内买地产。当然,人民币会不会下跌我不清楚,但是全世界都这么说。
 
所以这三者合并,就促成现在这个情况。
 
如果要买楼,那当然是买高科技产业所在的城市的。以我比较熟悉的深圳来说,有华为这样的公司,杭州也有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假如要请一个很厉害的员工,在大陆起薪只要八九千块人民币,而香港需要两万块钱左右,美国请一个相同水准的人大概需要人民币四五万块钱。中国有这么多精英。
 
两年前我说,十年之内深圳会超越香港,他们不相信,但是我最近说,不需要等十年,现在已经超过了。
 
现在告诉你们,我还可以肯定地说,十年之后,深圳会超越美国的硅谷。你们敢不敢跟我打赌呢?
 
但是讲良心话,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是不可能都搞高科技的,现在很多工厂都搬到了越南、印度。本来中国制造是很厉害的,但是因为有劳动合同法的存在都搞垮了。我们是不可以没有这些制造工业的,可劳动合同法堵在那边。
 
现在人民币的弱势,国际上很清楚,所以中国政府也担心,不敢把人民币放出去,如果人民币蜂拥出去,一定会贬值,假如人民币维持前两年的强势,人民币是不会外流的,所以一定要把人民币维持在一个很稳定的局面。
 
西方有一些国家很希望中国发展不好,有些国家很希望把中国搞垮。如果把人民币搞得强势、稳定的话,出口、引进外资都会受影响,所以一定要撤销劳动合同法、反垄断法,而且还要保持当前的县域竞争制度。
 
可以改良制度 但不能拆散制度
 
其实,中国的制度是很好的,我写过一本书解释,说最好的制度也不过是这个制度,不要跟事实争议。中国有现在的增长绝对是人类的奇迹,从90年代到2007年,这二十年时间,绝对是人类历史没有见过的奇迹。不要跟成功争论,你不能左谈右谈,要静下心来问这个题目。
 
批评中国很容易,但不能只是批评。中国政府当然是有做对的地方,比如县域竞争制度做得就很好。中国有自己的文化,跟世界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不要什么都抄外国的。你要搞清楚,什么算贪污,什么不算贪污。中国人送礼比外国人大方得多了,过年过节小孩子的压岁钱要很大一包,十年前月饼的故事你们都知道,请客吃饭是很普通的事情,这是因为中国的传统和风俗,再加上地方政府那种层层承包的设计,造成了县与县之间的竞争,才出现了人类史无前例的经济发展。
 
在调查一个中国县长的时候,发现他一个月才不过四五千块钱,加上应酬费一两万,他要帮助地方的企业做很多事,把企业安排得非常好,企业请他吃一顿饭,送一点礼物总是难免的。但现在这个问题很麻烦,又不准送礼。现在整个景德镇全部是负增长,你们去看看。
 
因为“反腐败”那一条线不是很清楚,有些贪污是明显的,但是那一条线怎么画,不是那么清晰。以中国的文化来说,这也是很难画清晰的。如果在中国设了工厂,假如水不清,山上流下来水很肮脏,你只要打一个电话给地方干部,他们就有人来帮你弄好。因为他把你的生意当做他份内的,他把一个县当成一个商业机构,为了要跟其他的县争取生意,所以他给你提供很多很多的服务。你都很难相信服务能够那么周到,其中包括喝酒、吃饭。那么现在的制度搞得很麻烦。
 
国家应该怎么做呢,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制度,你就要改良这个制度,但你不可以在这个制度之下,这个不准,那个不准,那就把制度给拆散了。其实是因为现在的制度,中国才有了大发展。我说这个制度一定要再改,因为它不能够持久。
 
现在有个奖金制度,大概是以土地引进外资,然后有奖金制度大家就拼命做,导致土地越来越少,进而能够用来引进外资的土地也越来越少。现在不能再用以往的奖金制度了,这不是夸张的。
 
楼市过快上升很危险
 
事实上中国本身有很成功的地方,但我开始担心一个问题,我用方程式来表达,就是“W=Y/R”。这个方程式是费雪在二三十年代的伟大贡献。W是什么?是财富,以我们现在来说,楼价是财富,收藏品是财富,自己的学识也是财富。Y是年金的收入,就是预期的收入。R是利息率。这就说明,你的财富等于预期的年金收入除以利息率。这一点非常重要,换言之预期年金收入上升,财富就会上升。或者预期的利息率下降,财富上升。
 
预期收入上升,财富也会上升。因为收入的变动,会导致财富的变动。在房地产来说,因为租金的变动,会导致楼价的变动。因为租金变动要除以利息率,这个基本上是很可靠很有用,很简单的一个方法来看,怎么看财富跟收入的关系。
 
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在某些情况之下,财富转变了。美国1929年财富飙升,2007、2008年,楼价财富飙升,日本80年代后期,楼价飙升,显然不是因为收入变了,也不是利息变了,这种现象会出现的,但机会不多。而因为财富无端端的上升的很急,然后发生急跌,可能会带来经济的大萧条。
 
假如财富的上升,由于预期收入的上升,而真的当预期收入有上升的时候,投入上升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很合理的事情。假如财富无端端的上升,由于种种原因逼他上升,突然间跌下来的时候,就会有很大的麻烦,这是市场无从调整的,假设这种事情发生的话。为什么呢?很简单,假如我的儿女去念医,预期的收入上升,所以我今天多花一点钱也没有关系,因为未来的我的儿女快变医生了。这是预期的收入上升,所以我现在财富上升了。
 
假如突然间我的房子无端端的上升了一倍,我自己以为我将来收入会上升,而事实上只是你现在房子上升了一倍,上升了两倍,你事实上会把这个房子卖掉,而享受这个高收入,你可以做得到。但是在某些情况之下,楼价上升不是因为预期的收入上升,其他某种原因让他上升,楼价上升,那些以为自己将来收入会上升的人,计划就不一样了,你拥有一层楼,突然间变到一千万,你将来的话,你以为自己有一千万带来的收入,你想想,你预期的收入,这种无端端财富上升的,预期之后,然后将来生活都被改掉了,当它无端端又掉下来的时候,那就很麻烦了。
 
出现这种情况,我刚刚讲的这三次的经验,他们都没有脱离这个困境。预期的租金上升,当然是好事了,预期的收入好,你自己财富增加。假如这个楼价上升,是某种情况逼出来的话,那楼价下跌的话就会很麻烦。几十年都翻不了身的,这是日本的经验,这是很恐怖的事情。
 
那中国是不是现在到了那个地步呢?我的观点应该还没到,但是你现在这个情况,还是逼着楼价一直上升,所以说来说去都是要取消《劳动合同法》、取消《反垄断法》,再继续引进外资,你一定要鼓励制造行业,制作行业是很难做的,鼓励他们。然后人民币迟早都要放出去的,前几年的形势很好,应该放出去,我也写得很清楚。要像一个锚把它放出去,但是现在呢?假如现在放出去,我们适时的看到,人民币有弱势。人民币弱势的时候放出去会流得很厉害,人民币强势的时候放出去会很好,所以一定要把人民币搞好。
 
结论就是我们现在经济是有问题的,但是现在这些问题不是不能解决的。
 
本文是张五常2016年10月16日在“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的演讲摘编。
推荐 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