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1年02月15日 08:49

(2011.02.15)历史是学术的最终裁判

除了应酬邀请之作,我以英文下笔只发表过十篇文章。都是一九八三年开始以中文动笔之前的作品。数量少,其中八篇没有经过正规的评审。加上历来不管学报的名气大小,我的学术屡受非议。某次香港某委员会以打分的方式衡量学术水平,我是香港唯一的拿零分的经济学者。只是出道三个月升为正教授,我想不出理由去管这些无聊玩意。

称得上是师级的朋友可不那样看。他们希望我能多点发表文章,更希望我继续用英文下笔。然而,他们同意,有分量的文章一篇也不容易,一个学者穷整生之力不一定能写出一篇,因为要讲运程,要碰巧。

有时我幻想着如果当年不回港任职,不转用中文下笔,会怎样了。去年一位旧同事在网上搜查我的文章的西方引用指数......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8日 09:50

(2011.02.08)经济文章评审的制度变坏了

学术文章是要评审挑选才发表的。应该评审,有此必要。文章太多,其中废物无数,学报的篇幅有限,而图书馆可以容纳的面积就是那么大。这是昔日。今天,任何人可在网上开个博客,把自己的大文放进去,容量无限,读不读由人。可惜人类的眼睛时间就那么多,学者的超然之思斗不过体育明星说几句,今天所见,什么诺奖大师的博客高见只两三百点击,曲高当然和寡了。

这就带到一个有趣的问题:在数码科技发达的今天,学术文章是否还需要通过评审呢?可以支持不需要。如果一七七六年有今天的传播科技,斯密的《国富论》可在自己的博客刊登,不可能没有识货之人,他不仅在当时会名满天下,在人口的比率上他的拜服者会上升。同样,牛顿、达尔文等天......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1日 09:18

(2011.02.01)给启蒙老师的信

去年九月萧满章传来一篇我在洛杉矶加大念本科时的老师比尔‧艾伦(William R. Allen)在网上发表的长文,回忆他在该校工作逾五十年的往事,读后无限感慨。我给他写了一封长信,电邮的传达失灵,四个多月后他才通过一位朋友收到,立刻给我回音,读来也使人伤感。这两封信内容或许有些敏感,但说的是四十年前的往事……往事如烟也。没有征求过老师的意见,不应该发表他的信。我把自己的信在这里翻成中文发表,因为要澄清一件对中国学术发展非常重要的事。

艾伦一九六七至六九年是洛杉矶加大经济系的主任。当时越战爆发,征兵带来的愤青言行激烈;更不幸,这发展带到肤色歧视那方面去。艾伦当时作为系主任,碰巧要雇用多位教授,要求他多雇......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5日 08:22

(2011.01.25)没有世俗约束的学术创作

拙作《经济解释》的三卷本正在大修,其实一半以上是重写。看来三卷本会变为五卷本了。原来的三十多万字会变为五十多万字。不是随笔,不是课本,既不易写,也不易读。我要把自己在一门学问上走了五十年的路回顾而综合,也要发挥一下自己多年来想过但要到今天才认真地整理的。是艰巨的工程,而七十五岁了,集中两个小时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有时要休息一两天。

跟大自然斗法斗不过。但经济学是关于真实世界的学问,观察的经验重要。我刻意地等到六十五岁,退了休,才动笔写那三卷本的《经济解释》。那是十年前。写得还可以,但今天看不够痛快,彷佛下笔时有些什么顾忌。早就知道要大修,等了十年。值得的,因为这十年中国发展的经验教我很......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8日 09:10

(2011.01.18)第五节:从帕累托至善到帕累托至悲

意大利大师帕累托(V. Pareto, 1848-1923)是施蒂格勒高举为当时唯一的执着于以验证来解释世事的经济学者。帕氏得享大名主要是提出了一个资源使用的情况,我在《科学说需求》第七章简介如下:

「帕累托说:资源的使用及物品的交易可以达到一个情况或条件,满足了这条件,我们不可能改变资源的使用,使一个人得益而没有其他人受损。换言之,要是这条件不达到,我们总可以改变资源的使用或市场的交易,使社会起码有一个人得益而没有其他人受损——这也等于可使整个社会的人得益。」

这两句话有略为不同的称呼:客观称帕累托条件(Pareto Condition),价值观称帕累托至善点(Pareto Optimality)。这格言重要,因为是最简单的描述一个......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1日 08:37

(2011.01.11)第四节:市场节省了些什么?

中国的甲骨文显示,市场交易盘古初开有之。尽管我们知道今天的「先进」市场麻烦多多,不尽不实的瞒骗行为的困扰不少,我们不能否认市场的存在是人类生存及进步的一个主要引擎。分析生产成本时我指出大家知道的:专业生产可以带来数以百倍计的产量增加,或导致平均成本大幅下降。专业生产主要是要由市场交易带动的。一七七六年斯密说:专业生产的程度是被市场的范围约束着。这句有名的格言,是对是错曾经吵过一阵。结论是小节有错,大体上对。

交易费用是零的失误

奈特一九二四年说没有私产不会有市场;科斯一九六○年说只要权利有清楚的界定(私产也),交易费用是零(他这样说),通过市场的运作,不管权利界定属谁会有相同的资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7日 09:25

Interview with Professor Ronald Coase

(本博客管理员按:以下是科斯的助手王宁最近采访科斯的内容整理,已发布在芝加哥大学的网页上。)

Interview with Professor Ronald Coase

Author:Wang Ning 

Chicago, IL 60657

USA

The following interview was conducted by Wang Ning on December 28 and 29, 2010 at Chicago. On December 29, the Unirule Institute of China organized a conference in Beijing, "Coase and China", to celebrate the 100th birthday of Professor Ronald Coase, who won the Nobel Prize in Economics in 1991 for "his discovery and clarification of the significance of transaction costs and property rights for the......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07:50

(2011.01.04)科斯百岁了

(五常按:《制度的费用》还有两期,重要的,但科斯百岁,要先贺老人家为敬也。)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科斯的百岁大寿,北京的一些朋友要搞一个「科斯与中国」研讨会,为老人家祝寿。我因为姊姊刚在那时访上海,要陪伴另一个老人家,不能到北京参与。科斯百岁,没有我这个最年轻的老人家说几句不合情理,北京的朋友安排了通过网络视频三地对话。

先进科技不灵光。事前试机几次,效果平平,正日的早上搞了半个小时,不能再等,听不懂,看不清。硬着头皮胡乱地讲了二十分钟。过了一天,美国时间又是科斯百岁正日,他的助手来邮说科斯很失望,因为听不到我说的,要求我通过视频对科斯再说一次。这次他听得清楚了。凭记忆再说,......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1日 08:10

===================2010=====================

这是年度分界线,以下是2010年的文章。

欲向张五常教授表达元旦祝福的朋友也可在此跟贴。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8日 08:39

(2010.12.28)第三节:租值消散是制度费用

租值消散(dissipation of rent)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话题,可惜重视的人不多。今天一些朋友说,行内久不久传言上世纪曾经在西雅图出现过一个华盛顿经济学派。这应该是指我、巴泽尔、诺斯及其他几位同事及同学的兴趣。处理交易费用是这学派的主要研究,而比较独特之处是重视租值消散。一九八二年我离开了华大,跟进中国的改革发展,对租值消散的体会更上一层楼。是复杂的学问,我要把自己在这方面的思想发展过程从头申述,让同学跟着走一趟。

奈特与庇古的分歧

话题起于奈特(F. H. Knight)一九二四年的一篇重要但难读的文章。该文批评庇古(A. C. Pigou)一九二○年的社会成本分析。奈特之作是后来一九六○年科斯的大文(科斯定律源......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08:59

张五常的财富增长理论(作者:姜建强)

(本博客管理员按:这是“《中国经济制度》研讨会”的与会者提交的文章。因为此前张五常教授发布他的“财富仓库理论”时,简略地提及他已经解决了“财富增长理论”的问题,余下的就是“财富累积理论”的问题。有读者朋友问及张五常的财富增长理论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我觉得姜建强老师的这篇文章作为文献综述性文章解释得比较详尽、系统、清晰,因此在此发布。)

张五常的财富增长理论
——兼评“主流经济学”的尴尬处境
 
姜建强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本文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从理论上对张五常的财富增长理论做一个总......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1日 08:13

(2010.12.21)第二节:从交易费用到制度费用

虽然十八世纪的休谟与斯密意识到交易费用的重要,以这些费用作为主题分析迟至一九三七年始见于科斯发表的《公司的本质》。交易费用(transaction costs)一词起自该文。该文说,因为市场有交易费用,尤其是厘定市价的费用,公司出现替代市场。是有名的文章,但三十年过去注意的人不多。

六十年代,戴维德、阿尔钦等人认为科斯的公司论调是套套逻辑,反映着新古典学派的不足处。这学派要不是暗地里假设交易费用是零,就是暗地里假设交易费用高不可攀,而最大的失误是完全漠视,交易费用的存在或不存在这学派不管。马歇尔发明的长线、短线的处理方法是避开了面对交易费用的现实。

戴维德与阿尔钦认为科斯的「公司论」属套套逻辑不是乱......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9日 13:08

《重寻无处》已经出版!

《重寻无处》已经出版!

《重寻无处——五常行游录》已出版,各大网上书店均有售!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84612

卓越网: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sr_1_4?_encoding=UTF8&s=books&qid=1292586817&asin=B004CJ7Q4S&sr=1-4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20:23

[博客讨论室第10期]交易费用(制度费用)入门

[博客讨论室第10期]交易费用(制度费用)入门(作者:本博客管理员)

本星期博客里发布了张五常教授新修订的《经济解释》卷二《供应的行为》关于交易费用一章《制度的费用》的第一节。

有部分读者看了直喊难。还有部分读者不明白狭义与广义的交易费用有什么不同,或是张五常教授这个交易费用(制度费用)的概念与科斯的交易费用有什么区别。

恰好,最近我也正在课堂上向学生讲授到“交易费用”的部分。于是想到,不妨根据记忆把那一节课的授课内容整理成文,在这“博客讨论室”里发布。这一篇文章对交易费用(制度费用)的讲解,无论从广度、深度还是完整性方面,自然都是远远不如张五常教授的“原装正文”,只是这篇文章本......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07:46

(2010.12.14)《制度的费用》第一节:局限与行为

(五常按:十一月三十日在这里征询同学意见,关于交易费用这个复杂话题应否分两卷处理,还是一次写尽,让部分在下一卷重迭。同学们一致选择一次写尽,宁愿再读重迭的。那我就依他们的选择吧。

交易费用的广义是制度费用。为了满足同学的选择,我决定整章从头再写。既然是新章,先在这里分期刊登,看看同学的反应。不是浅学问。投石问路,看看同学有哪些地方不明白,出书之前会再修。)

让我先简略地再说一次经济解释的理论架构。

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是经济学的基础假设或公理。这争取要受到局限(constraint)的约束。约束有多种,可以分类,而类与类之间的划分不容易明确,「过界」的混淆往往存在。这些混淆不难处理,也可......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1:12

《中国的经济制度》研讨会点滴(下)

《中国的经济制度》研讨会点滴(下)(作者:本博客管理员)

二、会议之外

会议之外,跟与会者之间也谈了很多学术的话题,最集中的就是在26日晚的酒会里,与来自温州的几位朋友聊至深夜的谈话。这场谈话里涉及最多、也让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围绕着张五常教授最近发表的“财富累积的仓库理论”的讨论,值得作为此前《解读“财富累积的仓库理论”》一文的补充。

向这些温州朋友解释这一理论的过程中,我换了一下角度,觉得效果似乎更好,在这里重复一下,看其他读者朋友是否也觉得这个角度比《解读》一文更容易理解些。

假设一个人辛勤劳作了一年,生产出一些粮食,这就是此人这一年的收入。部分的粮食他吃掉了,余下的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7日 07:43

(2010.12.07)农民被剥削了吗?

十一月二十三日发表《内地价管山雨欲来乎?》,网上吵得热闹。听说网上客骂老人家者众。那是我写得用心的文章,分析客观,虽然价值观我是站在农民那边的。我问同学骂的是在骂什么,得到的回复有几方面,主要是农产品之价虽然上升了不少,但被中间人剥削一通,农民还是苦不堪言也。

要先澄清另一点。有些读者认为价管农作物会协助市区的穷人,有劫富济贫之效。此见也,违反了所有经济学原理,观察力弱得离奇。不用读过经济,普通常识可教。价格管制怎可以难倒富有的人呢?我敢赌身家,无论政府怎样价管,富人总有办法找到好东西吃。在一个称得上是市场经济的社会中,没有任何政府管制可以难倒富有的人!这是经济学的黄金定律。当年戴维德......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3日 07:56

《中国的经济制度》研讨会点滴(上)

《中国的经济制度》研讨会点滴(上)(作者:本博客管理员)

11月26~27日,我参加了在深圳举行的《中国的经济制度》研讨会,本文是记录这会议中的若干点滴。

一、会议之内

在27日的会议当天,我认为最好的发言是下午第一场的朱锡庆教授的主题发言。

事实上,前一天在等候与会者到场之时,我曾把各人撰写的文章翻看过一下,当时一眼就看中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复旦大学的姜建强老师写的关于张五常教授财富增长理论的综述文章,另一篇就是朱锡庆第二天发言的底稿。看中前者,是因为前段时间教授发布他最新研究所得的“财富积累的仓库理论”,文章开头约略提到财富增长(经济增长)的问题他已经解释过。于是有读者提问他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30日 07:41

(2010.11.31)《重寻无处》的序言

(五常按:这期因为事忙,用刚出版的《重寻无处——五常行游录》的短序替代一下。

兹有难题征询同学意见。《经济解释》的卷二《供应的行为》修好了六章,其中三章是新加的。跟着而来的第七章的原题为《交易费用》,决定改名为《制度的费用》。这章牵涉到的话题复杂,但重要。「制度」属卷三,但交易费用不能不在卷二先作介绍。然而,如果不从制度的广角看,交易费用的介绍容易误导。原来的处理,是卷二说一部分,卷三再说另一部分,但最近想了多天,认为这样分割总有点不妥,因为不从广角的制度费用来处理交易费用,同学不可能真的明白「市场」,而市场是卷二的核心话题。还没有完全决定怎样处理,但决定以制度费用取代交易费用作为卷二......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5日 11:01

《吾意独怜才——五常谈教育》已出版

《吾意独怜才——五常谈教育》已出版

《吾意独怜才——五常谈教育》已出版,各大网上书店均有售!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71918&ref=search-1-pub

卓越网: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sr_1_1?_encoding=UTF8&s=books&qid=1290576262&asin=B004ASNXWA&sr=8-1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