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10月19日 10:19

(2010.10.19)市场概论

(五常按:本文是大修拙作《供应的行为》新加的第一章,先在这里刊登看看同学们认为哪里不明白。《供应》旧版的第五章用上同一章题,内容不同,会改章题。)

市场是物品或服务交换的地方。一七七六年斯密说得好:「给我那我需要的,你就可以获得这你需要的,是每项交易的意思。」

交易有多种不同的形式。单是我们日常的市场交易就有多种变化。除了这些,圣诞节交换礼物是交易,送礼搞关系是交易,走后门是交易,政治交易也是交易。这些不同形式或不同性质的出现可能因为权利结构不同,或交易费用不同,或风俗习惯不同。不是浅学问,详尽的分析要用几本书,而好些交易我没有作过研究。

自愿的交易含意着每个参与者皆获利。此......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2日 07:18

(2010.10.12)财赤有害吗?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六):财赤有害吗?

一个国家的政府财政赤字属宏观话题,二○○八年国际金融危机出现后成为大话题。一个国家可以承担得起多大的财政赤字老生常问,传统的答案:政府财赤的上限是政府税收可以支持得起负债的利息。是浅见。曾经跟弗里德曼谈及,他提出另一个上限,今天我忘记了。

一般的意识,是财政赤字会把债务推到下一代去。也是浅见。几个月前欧洲南部的几个国家,尤其是希腊,频传近于破产。一时间国际人士纷纷计算几个「危难」之邦的赤字在国民收入中的百分比。风声鹤唳,导致这些国家的债劵暴跌,要再发行新债券利率飙升。

中国呢?国家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中央上头的财赤不是问题。但据说地方政府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5日 08:08

(2010.10.05)国民收入漠视伊甸园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五):国民收入漠视伊甸园

「国民收入账目」(national income account)是宏观经济的第一课。公认是最沉闷的经济学题材。当年同学之间没有一个有兴趣,可幸大家知道老师不会在这方面出试题。国民收入账目是教政府怎样统计几种不同的国民总收入,国际贸易怎样入账,税收及政府财政怎样算,等等。闷得怕人,当年我无法集中五分钟。

这里要说的是比较有趣的有关话题。国民收入账目用政府的统计方法,没有多少经济内容,如果我们以经济学的概念来衡量这些统计数字,会发觉不少地方跟经济理论是合不来的。不幸是「宏观」以这些数字来论经济。

(五)收入数字容易误导

国民收入的统计是为了大概地衡量生......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8日 10:20

(2010.09.28)经济学术的拼图游戏

写了四篇《宏观分析的失误》,还没有写完——还有一篇吧——累了,要松弛一下。这系列文章我写得格外用心,容易累。正在进行大修《经济解释》的卷二——《供应的行为》——我要加进一章评论宏观分析。不少同学要求我写一本关于货币的书,更多要求我写一本关于宏观的。关于货币,我出版了《货币战略论》那本文章结集,算是作了交代。

宏观呢?想不出理由要写一本书。多年以来,行内朋友认为我的价格理论(微观也)自成一家,但「宏观」我不懂。知之为知之,不懂为不懂︰我是个看不到皇帝的新衣的人。不久前读萧满章传来的一篇长文,其中提到老师阿尔钦说︰「世界上没有宏观经济学这回事!」(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macroeconomics!)......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1日 11:07

(2010.09.21)失业要从公司看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四):失业要从公司看

失业是宏观经济分析的主题,绝对是。起自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macroeconomics),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促成的。失业人多是大麻烦,因为会导致社会不安定。什么是失业不容易下定义:任何人不怕工作粗贱,或愿意接受低工资,不可能找不到工作。何谓失业今天经济学行内还有争议,还有些有分量的学者认为没有失业这回事。这定义上的困难我在《制度的选择》一书内解释过了。不能否认的,是所有国家的政府都有失业率的统计,公布的数字大致上是跟经济增长反方向走。不同的政府可以有不同的失业统计方法,其衡量跟经济学者的意识往往有出入。

我接受的失业定义,是一个可以工作的人找不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4日 07:59

(2010.09.14)漠视局限推断失灵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三):漠视局限推断失灵

我喜欢独自思考,思想上喜欢事不关己,己不劳心。有时想到的跟前人有别,我会拿出刀来挥斩几下。这些日子,为了对炎黄子孙的一点关心,事不关己有时也拿出刀来。

宏观经济的分析历来是事不关己的。作学生时替一位宏观教授改试卷,每卷收一美元,不难赚,教授提供的答案是老生常谈,我不懂,争议太多不是赚卷费之道。跟着选修布鲁纳(Karl Brunner)教的研究院宏观经济学。布鲁纳是我认识的逻辑最严谨的经济学者。整个学期他只教一本刚出版的「宏观」名著开头的二十多页,批评得同学们天旋地转。我从布鲁纳学得的不是宏观经济,而是推理严谨的苛求。后来的博士试我无端端地考个第一。传为......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7日 08:02

(2010.09.07)曲线交叉自欺欺人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二):曲线交叉自欺欺人

前文说了宏观分析的一个基础失误,指出储蓄与投资——不管意图不意图——是同一回事。只这一点,传统的宏观分析难以挽救。还有其他严重失误。自欺欺人的玩意不限于宏观分析,只是宏观比微观远为普及。让我拿出刀来剖析吧。

(二)曲线交叉说均衡的失误

一九六七年的秋天我到芝加哥大学去,是乡巴佬出城。芝大当时名满天下,是经济学的少林寺。战战兢兢,我把自己作为学生看。两个月后,听到那里有一位明星学生讲述他的博士论文,好奇地去聆听。

小室坐着三、四十人,讲题是分析某国的汇率波动,说到重点,讲者意气风发,说大幅的波动很快就找到均衡点,平静下来。我听得一头......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31日 08:18

(2010.08.31)皇帝的新衣还要穿多久?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一):皇帝的新衣还要穿多久?

尽管我不同意,经济学有微观与宏观之分。微观是指价格理论,别无其他。传统上,价格理论分析资源使用与收入分配,其广阔度通常止于市场。起自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不是指国家或人口的广阔度,而是着重于传统微观分析少注意的项目,例如国民收入、政府债务、调控政策、失业话题等。有些题材,例如国际贸易,是微、宏二观皆涉及的。

二百多年前起自斯密的传统,资源使用属微观,收入分配属宏观,但他没有用上这些术语。凯恩斯重视失业与经济不景,宏观的范畴改变了。货币问题与商业周期的分析一般落在宏观的范围。上世纪六十年代兴起的新制度经济学,今天搞得不称意的,属微观。如果我......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4日 08:07

(2010.08.24)凯恩斯的无妄之灾

英国经济学者凯恩斯(一八八三——一九四六)是个重要的思想家。智力惊人:罗素说凯氏是他平生遇到的智慧最高的人。博学多才:涉及的学问有多方面,著作等身,文笔流畅。兴趣广泛:桌球、桥牌、艺术收藏、芭蕾舞欣赏等皆卓然成家。口才了得:Harry Johnson年轻时有幸见过他,后来对我说凯氏与弗里德曼是二十世纪的经济学者中辩才最高的。

年多前谢世的Alan Walters曾经对我说,整个二十世纪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两位经济学者是凯恩斯与弗里德曼,二者不相伯仲,大可分庭抗礼。我认为纯从影响力的角度衡量,凯氏高于弗老。二者皆智力超凡,我认为弗老的经济天赋比凯氏高,但从多方面的学问与兴趣看,凯氏胜。二者皆二十世纪的经济学的顶级人物......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7日 08:16

(2010.08.17)书法闲话——顺求「总部经济」资料

(2010.08.17)书法闲话——顺求「总部经济」资料

上期发表《书法十九年》,刊登了两幅自己近期的书法,其中一幅写「吾意独怜才」,是自己将要出版的书名。这里再刊登这五个字,因为要回应一位读者的评语,从而带到为什么书法是那么困难的话题去。该读者把老人家赞得飘飘然,但写道:

「『吾』字似有倾倒的感觉,『独』字左边的反犬旁亦有此感觉,如果书写时稍有扶正,则成上佳作品无疑。」

该读者显然对书法有研究——他看得出我的字有点周老师的风格,我也认为有,虽然老师历来说没有。我要回应的是「吾」字与「独」字无疑有倾倒的感觉,但认为不需要扶正是书法上的一个重要哲理。我是刻意地把字「倾倒」的,或者说是顺其自然地刻意这样写。很有点有理说不清,让我试试吧。

<......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08:52

(2010.08.10)书法十九年

(2010.08.10)书法十九年

我是五十五岁才开始研习书法的。那是十九年前。医疗的发达与住所的空调舒适,给我这一代的人增加了不少工作或创作的岁月。今天,我的短暂记忆是明显地减弱了,也比较容易疲倦,但想象及推理的能力依然故我。没有夸张:读者给我的专栏文字的评价不减当年,而学术上的朋友不少认为我的创意今胜于昔。年多前科斯对一位朋友说他预料我对经济学的更为重要的贡献还在后头!不可能对——我自己知道有多累——但外人看我今天的思想作品还是看不到有衰竭的迹象。

这就带来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医疗的发达与生活的舒适,今天的人的创作岁月比五十年前或更远的多出四分之一个世纪!创作要讲经验,要论老到,这四分之一个世纪是加在后头,有很大的着......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5日 09:00

张五常教授撰写的对Earl Thompson的悼词

August 3, 2010

From Steven N.S. Cheung

 

The passing away of Earl Thompson is a great loss.  He is brilliant and he is an original.  My view is that the economics profession will never see his like again.

On April 3, 2009 I published a Chinese article commenting on Earl’s views on the financial crises.  I agreed with his views, leaped praise on the man as a true scholar, and described his character based on my early association with him. When that article was relayed to a number of internet stations, one shows a readership count of 88,390.  Apparently Chinese students......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3日 09:02

(2010.08.03)腐败不是学术失败的原因

雷公老弟鼎鸣七月十九日在《信报》发表《中国应严厉打击学术腐败》,是做过功课才动笔的文章。该文指出神州大地学术腐败成风:抄袭、冒牌、研究弄虚作假、论文枪手生意滔滔。没有理由怀疑他的报导,问题是如果这些「腐败」行为一律清理得一干二净,中国的学术会搞起来吗?赌搞不起来我敢赌身家。

鼎鸣老弟是把问题本末倒置了。学术发展的气氛能成功地搞起来,上述的「腐败」不打自散。学术气氛搞不起,管制得怎样严谨也不会有作为。印名头,数文章,论学报,大学的君子们不是为了好奇心而做学问,不是为了兴趣而追求,只是为米折腰,或为米出术!这样,在国际学报上发表无数文章,篇篇不「腐败」,写得规格井然,但味同嚼蜡,没有令人惊......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7日 08:48

(2010.07.27)世博之游乐乎?——顺论讯息替代定律

怕排队,也怕烈日当空,没有打算参观在上海搞得红透半天的世界博览会。孙儿孙女到了上海,只几岁,虽然来日方长,我恐怕他们不会再有机会见到那样庞大的世博,坚持他们要去。太太找朋友帮忙,安排到不需要排队的招待,老人家也跟着去走了半天。参观了中国、德国、台湾、意大利、沙地阿拉伯等五个名馆,不用排队也属走马看花。要尽看上海的世博可能要花一个月!

是尴尬的问题:应不应该有人像我们那样,可以不排队而获得优先招待呢?我们愿意多付一点钱购买不用排队的权利,但没有这样的安排。另一方面,如果所有人要排队,那么来自外国的政要,以及中国的领导君子们,没有一个会参观。这样衡量,某些人物是应该优先处理的。可不是说应该......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5日 15:09

公告

2010年香港书展期间(7月21至27日),花千树摊位(1AE02)不但有张五常教授的书籍繁体版,还有张教授的书法作品出售。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0日 08:50

(2010.07.20)《吾意独怜才》的序言

(五常按:《吾意独怜才──五常谈教育》正在悉心整理,打算在神州出版。事前想不到是那么艰巨的工程,整理不半途就累了。先写此《序》,好叫自己能松弛一下。)

十多年前,教育制度在香港吵得热闹:要不要改?怎样改?要用母语还是英语教学呢?凭什么准则决定?由谁决定?考试的规例如何,试题的规格如何,教法的管制又如何?一时间不少教育专家跑出来表达意见。

毋庸讳言,我历来对教育专家不认同。事实上,我对英国十九世纪的教育大师密尔有反感,认为他把自己的天才儿子教坏了。不是教育专家,我的本领是古今中外的学问可以摆擂台,要是败下阵来还可以拿出多项其他玩意表演一下。我的意识是同学们也有机会做到,但他们要拜我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8日 09:06

最新公告

张五常教授特别赏识的钢琴神童牛牛将在今晚(7月18日,星期天)7点半于西安音乐厅演奏肖邦!

2010年香港书展期间(7月21至27日),张教授作品繁体版在花千树摊位(1AE02)有售。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6日 16:09

公告

2010年香港书展期间(7月21至27日),张教授作品繁体版在花千树摊位(1AE02)有售。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3日 09:00

(2010.07.13)从摄影沙龙说独裁取舍

上期发表《独裁是学术发展之道》,准备捱读者骂。果然不「负」所望,奇怪是骂的不是那么多,赞同者大不乏人。炎黄子孙不少中了「民主」之计。他们一般不知「民主」何物,只说民主就是好,不民主就是不好,而独裁更是不好了。老人家说过,票不应该乱投,什么事项要以民主投票作取舍,什么不要,要有清楚的界定才可以推出对社会有贡献的民主制度。这界定通常由宪法约束,可惜先进之邦的经验,这重要的界定约束不容易持久地维护。
 
我讨厌政治,这里要谈的不是吵得热闹的政治上的民主问题。要谈的是学问造诣上的进取,没有独裁判断或取舍不容易甚至不可能有大成的道理。前文说过,这里要作补充。前文说的不少朋友认为是高见。......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6日 08:39

(2010.07.06)独裁是学术发展之道

先谈求书名这个玩意,之后才转入正题。

上期写《重寻无处》,提到要出版六本有专题的文章结集,其中四本希望读者提供书名的建议。读者反应热烈,建议的不仅多,而且一般不错,一时间老人家花多眼乱了。

书名这回事,可以等到排版前的一分钟才定案。但我老是想着《经济解释》卷二的开头三章,要赶着把上述的近于「闲话」的六本书定下名目才可以集中地想。如下是暂定的六本书名,还可以改,希望不要改了。读者的意见我会继续考虑。

一、《重寻无处——五常行游录》,取自苏子的《永遇乐》。

二、《多情应笑我——五常散文选》,取自苏子的《念奴娇》。原来此书定名《灯火阑珊处》,改为另一本用,下文会解释。

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