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2011.06.07)第六节:租值含量主宰撤退

(2011.06.07)第六节:租值含量主宰撤退

(五常按:此文是《受价的行为》的第六节。)

尽管传统的竞争或受价市场的分析这里那里有问号,从弗里德曼一九六二(Price Theory) 那个水平的分析看,大致上我们可以接受。弗氏的分析源自马歇尔的传统,对成本概念的掌握比马氏高明,有了改进。可惜弗氏没有在马氏提出的上头成本(overhead cost)那方面发挥,表演一下。马氏对上头成本(他又称非直接成本,indirect cost)的分析,因为没有坚持成本要向前看,是错了。错的分析可能是重要的思维。我在《收入与成本》的第六章为上头成本大兴土木,作了自己称意的贡献。

我认为弗里德曼及阿尔钦等前辈对受价的分析我们大致上可以接受,因为大致上有市场现象的支持。在同一市场,同类及同质的制造品的市价大致相同。同一市场,农产品的市价一般比制造品的来得一致,显示着农产品的交易更为接近受价的行为。最清晰明确的受价行为见于期货市场,我会在第八节讨论。

平均成本一样租值不同

这里要分析的,是那所谓完善的竞争市场在推理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那是关于竞争者的撤退问题。此市也,面对一个竞争产出者的需求曲线是平线,是价,也是平均及边际收入。边际成本向右上升,穿过平均成本的碗底。假设没有风落(windfall),因而没有盈利,而成本是最高的代价——这样,平均成本的碗底是贴着市价或平均收入。每个竞争者的产量有别,但平均成本相同,达到市场竞争的均衡。麻烦是如果市场的需求下降,市价稍为下跌,所有竞争者面对的产品平均收入会低于他们每个原来的平均成本。难道他们要一起关门大吉吗?我们很少见到竞争市场出现一起关门的现象。那是为什么?

答案是虽然在竞争下大家的平均成本一样,这成本包含着的租值结构大家不同。经济不景,或市价下降,首先关门的是那些在成本内的租值含量最小的竞争者。在《收入与成本》第五章我解释过,租值是指收入变动而某些行为不变的收入。市价下降会使竞争者的租值下降,但只要租值存在,某些竞争者会继续经营。一般而言,竞争者的租值各各不同,所以在市场不利的情况下,退出竞争的先后次序是按着他们的租值排列走,租值小的先退。

入局投资是直接成本

租值有好几类。跟竞争市场有关的主要是两类。其一是上头成本,其二是归属租值(imputed rent)。上头成本我在《收入与成本》作了详尽的分析,不是那么易读,这里让我借题再发挥吧。

上头成本是那些因为入局或参进需要作出的投资,或入局之后还需要补充的投资,但下了注后覆水难收的那部分。这是指已经付出了,或签了不能反悔的合约而要继续支付的费用,覆水难收或不产出也要支付的。上头成本可以作为成本看,因为可以把生意卖出去而有所获,或以股票出售股权。此获也,可以高于或低于曾经付出的或不能解约而要继续付出的。有价,因为还未参进但要参进的竞争者也要付出类似的入局成本,也可能要签类似的合约。还未入局的竞争者的入局成本是直接成本(direct cost),不入局不需要支付。是这些还未入局的直接成本约束着意图入局的竞争者,使入了局的竞争者的产品可在市场获较高之价。这较高之价,减除了入局之后要产出才需要支付的直接成本所获的总和,就是上头成本了。

记着成本要向前看,曾经付出的再不是成本,但有把生意或股份出售的选择。出售生意或股份的收入是不出售的成本,但这不是基于曾经投入多少,而是基于可收则收减除直接成本的租值,由市场决定,由市场保护,由市场为众多竞争者一起摊分。我在《收入与成本》第六章解释过,上头成本通常有灰色地带,增加了从这成本看退出问题的困难。别的不说,有些老板就是不喜欢动不动解雇员工,或动不动解约,而另一些则喜欢这样做,不管会否打起官司来。

上头成本的变化

第二类对撤退有影响的租值,称归属租值。归属租值与上头成本那类租值有一点重要的不同。上头成本虽然不是直接成本(后者指不生产不需要支付),但其存在一定要有直接成本曾经支付过。这是说,一盘生意未入局之前,打算入局的投资全部是直接成本。作了投资,入了局,历史归历史,前途归前途,原来的投资总有一部分成为覆水,带来的收入可以很大也可以是零,由市场决定,成为租值,生意或股份可以卖出去,但这租值的变动,只要还是正数,是不会影响生意关门的决策的。

我们要小心处理上头成本的变化。我曾经提及的灰色地带不论,如果一家工厂的机械是租回来的,可以随时不租,这租金的付出是直接成本。如果这机械是买回来的,付清了帐,租出去没有人要,卖出去不值钱,但可以为工厂带来收入,这收入的高低由市场决定,就成为我说的上头成本了,是租值,除非下降至零其变动不会影响生意关门的决策。

我们可以容易地想象,一间工厂的机械只为这家工厂而设,地球上只这家可以用,为这家带来很大的收入,是庞大的上头成本,也是租值。这特殊的机械卖出去没有人要,但有收入可以按给银行借钱,而整盘生意出售可以很值钱——那是租值以利率折现。这机械带来的租值是上头成本。略为简化,这机械没有任何费用需要支付,其带来的巨大收入全是租值。略为复杂化,这机械需要维修保养,不维修不能产出,维修保养的费用于是成为直接成本。

归属租值的来由

归属租值是另一回事。跟上头成本的主要不同处,是归属租值的存在与入局之前作出任何直接成本的投资无干。逻辑推理是只要讯息费用够低,一个竞争者的参进,在入局之际其归属租值是零,因为如果不是零他早就参进了。换言之,归属租值是在入了局之后,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势头,某些入了局的竞争者会有归属租值的存在及累积。

一个行动不便的老妇人在街头卖小食,不容易找到其他工作,逻辑上是首先作小食生意的人。小食之价上升,入局者众,这些后之来者的生产成本会较高,老妇人的归属租值于是增加。如果小食之价下降,放弃小食生意的竞争者该妇人会是最后一个,因为有归属租值保护着她。不是因为无能而有归属租值,而是因为有一种特别的比较成本优势。你可以是个有多方本领的人,但在某一方你有特别的天赋,例如格外懂得怎样管理某类生意,使生产的直接成本比行家的为低,你会享有归属租值。但归属租值可不是垄断租值,后者的出现需要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产品或服务。

退出次序的排列

入了局,租值的存在愈大,撤退的意向愈小。上头成本是租值,归属租值也是租值,二者之间哪一种对撤退会有较大的排列决定性呢?我认为是归属租值。理由是在同一行业内,产量相近的竞争者入局时需要投入的直接成本大致相若,发展下去大家的上头成本也相近,所以在撤退的选择上没有归属租值那么大的分歧。

一九九九年香港制造录像光盘的回报甚高,涌进这行业者众,产量相近作出的机械投资相若。当时光盘出口大热,其价高达六美元一张。跟着价跌,二○○五年暴跌至出口美元一元五角(今天只数角),不少工厂纷纷关门。跟银行贷款入局、还欠债的首先关门,早就付清了债的关门押后,有些运作到今天。公司申请破产可以不还钱,欠债按期供款于是成为直接成本,上头成本的租值因而较低,是关门较快之由也。

(未完待续)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