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6月14日 16:36

张五常:评复旦姜文华事件

关于复旦大学青年教师姜文华刺杀王永珍教授的事,当然是悲剧。我不想评论,但好些朋友问及,我不妨将自己的观点说说。首先要说的,是我知道的只是一些网上数据,没有其他。

姜文华显然是一个天赋不俗的数学家。这样说不仅因为他在国际的知名学报发表过好些文章,重要是有一篇据说被“大量引用”。作为一个炎黄子孙,文章在西方被引用不容易。种族歧视明显。举一个例,诺斯的一本说明是拜我为师的书,被引用了约四万次,但我这...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09日 09:18

张五常:给蒙代尔太太的慰问信

张五常:给蒙代尔太太的慰问信   蒙代尔谢世,我寄了如下的慰问信给他的太太,是由张滔代笔的。很不幸,在我信后列出的慰问朋友中,竟然忘记放进张滔的名字。谨在这里向滔老弟致意。   我最后一次见到蒙代尔,是2013年10月18-19日在深圳举办的追悼科斯的研讨会,由他做主讲。但他那次讲话的内容,主要是我的《佃农理论》。会议过后,蒙代尔离开深圳不过几天,就传来他中风的消息。蒙兄和我从此就咫尺天涯了。   像科斯一样,蒙代尔是一个衷心关注与维护...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15日 18:16

张五常:科斯定律的错与交易费用替代定律

不久前我在美國由科斯生前創辦的刊物發表了下面的英語文章。多年沒有用英文下筆,文筆生硬,如插水式地下降了。中文不會這樣,可惜今天的同學不能學英文。   但文章是重要的。科斯定律不僅錯,而且錯得嚴重。然而,該定律的重要性不減,因為它提出了一個新的角度看問題。但這角度其實是奈特一九二四年早就提出的,科斯只是說得清楚一點。文章寫得不夠清晰,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在文內我也提出自己創立的“交易費用替代定...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1日 09:46

张五常:中国借贷杠杠率上升的一个可能原因

有些同学问关于目前国内的杠杆率上升的问題,我没有跟进,所以不知细节。但我想到一件有关的事,可能对这杠杠率的上升有直接的关联。这就是今年(二〇二〇)初新冠病毒在美国出现时,那里的楼价立刻上升,一位资深的经济学家朋友(Levis Kochin)当时告诉我,楼房价格的上升是因为不少人为了避免这病毒,要搬进较大较舒适的房子。   我们知道中国内地的一些大城市也大约在同时期楼价开始有显著的上升,其原因可能跟美国一样。   如果因为病毒的出现导致住所加宽的需求,从而导致楼价上升与借贷上升,那是很自然的市场应对,不是炒买炒卖的结果,其借贷的杠杆率上升也不足为忧。   上述Kochin的提点,我认为可信,但不能肯定。中国的杠杠率上升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2020年12月20日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30日 16:28

张五常:中国是地球上的第一大经济吗?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上海2020中国地产金融峰会的讲话   美国特朗普总统执政,几番直言他在位之际不能让中国的经济整体的实力超过美国的,说得有声有色,但也显得白宫的谋士对中国的文化与历史的体会没有什么斤两。我不要站在中国那方说话,但炎黄子孙历来就认为他们有的是天下第一强国。可不是吗?一九〇〇年的八国联军,搞笑的义和团斗不过西洋鬼子的枪枪炮炮,输了,但多国的使者到北京签辛丑条约时,慈禧安排他们走的是...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7日 19:35

张五常:新冠病毒会导致经济大萧条吗?

张五常:新冠病毒会导致经济大萧条吗?

张五常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六日为凤凰网财经云峰会稿,五月七日播出)

 

尽管我带到美国求学的外甥与自己的儿子在生物与药物的研究上今天皆有所成,我对有关病毒的话题却近于一无所知。我是研究经济的,从一九五九到今天没有停顿过。我也曾经在经济历史这方面下过功夫。当年教我欧洲经济史的是史高维尔(Warren C. Scoville1913-1969)。

从表面看,今天举世出现的新冠病毒跟欧洲十四世纪出现的黑死病很相似。二者皆传...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16日 14:48

结果与传世的追求

张五常

二〇二〇年四月十五日 

我的儿子四十八岁了。不过两年多前,四十五岁,他才找到一份称意的工作。论读书考试,他是我家内内外外成绩最好的一个。他的中学成绩不怎么样,是因为我约束着,放学回家不准做功课,更不准请什么补习老师。我认为求学这回事,是长途赛跑,早起步飞奔一定会败下阵来。

儿子和他的妹妹进入了大学后,我完全不管他们的成绩。永远不问。只是一次在飞机上,见到一本刊物选出美国大学的几百位成绩最佳...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07日 11:40

张五常:想象力是培养出来的

——《童年的回忆》之十一   很多朋友希望我能写自己的传记,但我认为自己算不上是什么人物,不值得勒碑志之。然而,写散文,我久不久提到自己的已往,而比较有系统的有《求学奇遇记》、《〈佃农理论〉的前因后果》、《一蓑烟雨任平生》等几个系列。   这次写《童年的回忆》,是源于一位朋友传来香港西湾河山头的一帧摄于一九六七年的照片。再早上二十多年我是在那里的山头长大的。思往事,我用英文写了一封长信给一些朋友...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4日 18:00

张五常:欧阳先生与《娄寿碑》

张五常:欧阳先生与《娄寿碑》 ——《童年的回忆》之十   回头说写这系列回忆文字,起笔时我提到香港西湾河太富街十二号二楼,我出生的地方。二战后,神州局势混乱,国共之争严峻,不少内地客逃到香港去。作为平南县长的欧阳先生,字拔英,也逃到香港来。因为他曾经帮过我们逃难到平南县郊外的那沙村的一家七口,母亲安排欧阳先生、他的夫人与两个侄儿住在太富街那间公寓式的单位。   一九四八年八月我离开佛山的华英附小,回港后父亲收到该校的校长的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2日 15:31

张五常:中国当年的恶性通胀

张五常:中国当年的恶性通胀 ——《童年的回忆》之九   英语“inflation”一词译作通货膨胀是恰当的。“通货”是指流通的货币量,膨胀是指此量增加。这其中含意着的是,货币量增加会导致物价一般性地上升。这就是西方经济学中的币量理论(quantity theoryof money)的核心思想了。   在西方,这币量理论起于休谟(David Hume,1711-1776),是不浅的学问,因为货币在市场使用时的转手速度对物价的变动也有决定性。这转手速度(velocity)有没有稳定性这...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0日 17:51

张五常:战乱后的安排

张五常:战乱后的安排 ——《童年的回忆》之八   一九四四年十月母亲带着六个子女从平南县走进那沙村,十个月后也带着六个子女从那沙回到平南。进去时我是坐在篮子中让人挑着走,离开时我是自己步行的。在那沙我天天赤着脚在田野中流浪,离开时我是穿上皮鞋了。那是唯一的一对皮鞋。经过了十个月,我的双足当然是长大了一点。皮鞋不再合穿,但没有选择,害得今天我双足的第二趾变作一半盖在大拇趾上。   从早到晚走了八个小时,抵达平南,当然累...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7日 20:48

张五常:饥荒的日子

——《童年的回忆》之七   回头说 广西那沙那条小村落,一九四四年十月母亲带着去的六个子女中,比较年长的有我的三姊秀梅、四姊秀兰、五姊秀桃。年幼的有排行第八当时十岁的五伦、差两个月才到九岁的我与三岁多的秀芳。还有五个我们事前不认识的成年男子汉,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比我们稍迟来到那沙。这些汉子来时互不认识,显然是独行侠,在那沙他们当然成为朋友。离开那沙时,他们各顾各地走。   当年在那沙,我的三个姊...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5日 19:43

张五常:那沙是贫穷的桃花源——兼论种植定律

——《童年的回忆》之六   从桂平金田镇到平南,今天的地图说相隔三十多公里。走陆路,怎样走我不记得了。凭记忆写童年的往事,我总要想到一些比较特别或有趣的琐事,然后前、后连接起来。没有一些琐事就变得一片空白,无从下笔。是奇怪的脑子运作,只要有明确的两件琐事,其间的细节会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   当年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三十多公里要走一整天。到了平南,住在一个远亲的家,房子大的,逗留了约一个星期。记得...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3日 22:42

张五常:桂林大疏散

——《童年的回忆》之五)​​   一九四三年进入柳州的中正附小,不是按孩子的年岁与学历来议定班级,而是哪一级有位就放进哪一级。没有入学试那回事。我和伦哥一起进入该校的小四。没有固定的老师,因为大家都在逃难。小同学们也一样,只是死去的多。我曾经写过一个变得黄、肿的女孩子,问我她是不是快要死,我说是。她再问她做错了什么事,我无法回答。这经历解释了为什么长大后,在回忆中,除了三岁时在香港山头认识的吴惠玲...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2日 11:32

张五常:逃难的热闹与哀伤

——《童年的回忆》之四   香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沦陷后不久,要逃难到内地去是普遍的考虑。但要逃到哪里,怎样逃,不是容易的选择。报章的言论有对有不对,而过了不久友侪间大都懂得怎样判断报道的可靠性。例如内地的报章的标题说“我军转移有利阵地”,大家都知道“我军”是在败退。什么电话、电报都困难,“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是当时最可靠而又最迅速的消息传达方式。   要逃到内地去当然也是我们的家...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9日 21:05

张五常:香港沦陷的日子

——《童年的回忆》之三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一日是我六岁的生日。过了几天的十二月八日的早上,我和哥哥五伦刚穿好校服,正准备到山下的永光小学上课,却听到炮声隆隆。起初以为是军事演习,但收音机说是日军的飞机正在轰炸位于九龙沿海的启德机场。我们住在西湾河的山上可说是近水楼台,看到日机一架一架地飞到启德那方去。   不用上课了。我不知道伦哥怎样想,但我最讨厌上课,很高兴。这高兴不到半天,因为被母亲关进屋...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8日 17:06

张五常:儿时的短暂温馨

张五常:儿时的短暂温馨 ——《童年的回忆》之二   我是在香港西湾河太富街十二号二楼出生的。那时用“接生”,用不着到医院去。太富街是太古船坞的房子,是在太古工作的亲戚转租给我母亲的。这些转租或转让或分租,当时很普及,船坞当局不管。太富街又称第四街,因为当时有五条横排向出海面的,一律用红砖建造。太富街的日子,今天我丝毫记忆也没有。   找到一帧出生后三个月母亲抱着我的照片,是在太富街时期拍摄的。附录在这里给同学们看看。那...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5日 17:46

张五常:童年的回忆(之一)

张五常:童年的回忆(之一) 不久前一位朋友传来这里附上的图片,是一九六七年摄的香港西湾河成安街对上的山头,称成安村。我是在图中一带长大的。二战后,除了一九四五到一九四八我到佛山华英中学的附小混了几年,到我离港赴北美碰运气的一九五七,大部分的时间我是住在这成安村再向上走一点的澳背龙村。当时那里的房子远没有图中见到那么密集。   图中见到的路大约建于一九五二,当年我是走惯了的。也有石阶可以拾级而上。我少年时的好友容国团当年是住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1日 23:28

张五常:有眼无珠说病夫

建议北京的朋友,既然自己有的是硕果仅存的古文化,有恃无恐,大可放《华尔街日报》一马。   二月十九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出一篇评论,半道歉半解释二月三日他们的一个专栏用上的标题“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让北京大怒,把该日报的三位驻北京的记者逐出中国。直翻过来,此题的中译是“中国是亚洲的真病夫”。当然是指新冠肺炎这件大事,有什么言外之意我不管也不知道。   这里的有趣问题,是为什么北...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8日 23:14

张五常:人命何价?

张五常:人命何价? 我有一个外甥,是我的三家姐的儿子,名赵承恩,当年在香港中学成绩其实不错,但香港大学不收他。他申请当时算是次级(今天不是)的香港中文大学,因为中学会考的中文考得不够好,也遭拒于门外,害得当时中大的容启东校长亲自来信向我解释。今天看,中大是走了宝,因为 S. Y. Chiu 今天在生物细胞的研究上成了名。   我读到容校长的信,一声长叹,就把这外甥带到美国求学。那大概是一九七一年。由我亲自教。教法简单:周末不准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