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张五常:朝鲜将改变国际贸易的秩序

张五常:朝鲜将改变国际贸易的秩序

我平生没有参与过任何政治活动,对政治人物也算不上有比街上的人多知一点的认识。然而,每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我喜欢在电视浏览一下。 当然没有像林山木、杨怀康等高人那样懂得欣赏——今天我是连新潮电影也看不懂的人——但美国的媒体很懂得把总统竞选的热闹化为有娱乐性的报导。有时我想,美国总统竞选花去的庞大经费,可能被媒体报导带来的娱乐收益抵销而有余了。

金正日选对了接班人

提到上述,因为三月二十五至二十八日,朝鲜的金正恩夫妇与习近平夫妇在北京的会面,与四月二十七日金正恩与南韩文在寅的会面,场面感人,大家表现出的友情没有导演可以导得出来。中谚说相逢一笑泯恩仇,这不对,因为习、金、文这三位之间从来没有什么仇恨,只是与他们三位无干的历史包袱加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一下子就把这包袱弃如粪土,潇洒利落,让我看到要站起来。

可能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金正恩与他太太的应酬亮相,这次见到我十分欣赏。他思想敏捷,反应快,决策果断。是好是坏是另一回事,是对是错也是另一回事。我不由得想,金正日是选对了接班人。

说起来,我们的习近平先生也是那样的一个人。不是今天才这样说。五年前,习上任不久,我在北京讲话,讲后有一位同学问我对习近平怎样看,我说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在厦门鼓浪屿习先生请我和太太进午膳,谈了两个小时,认为这个人有自己的思想,所以对中国的前景要看好一线。我那次讲话有记录,今天应该还可在网上找到。可惜事后的发展我不容易看好,而作为一个学者,不能说假话,要批评的我多次批评了。批评得有点婉转是礼貌上的需要。我可能说错,但我不能说自己不相信的话。

制裁制出一个经济学者

说起来,我自己在学问上的进取与朝鲜是有点关联的。一九五四年,朝鲜战争结束后不久,因为没有学校收容,我转到父亲在香港永乐街二十号的文来行学做生意。是父亲的要求,但他也要求我要找机会继续求学。那时朝鲜战争虽然结束,但严厉的禁运(今天称制裁)依然存在。因为禁运,当时集中于永乐街的西药进口商一律赚大钱。我父亲的商店也是个受益者。从事电镀要用的原料进口与销售,当年的禁运让父亲的商店赚了不少钱。主要是电镀必用的一种名为镍的金属的进口,一条一条的,称镍条。三块多港元一磅进口价,因为禁运而炒高到四十多元。

我父亲的文来行为什么可多赚钱呢?因为是老字号,拿得出当时香港的电镀厂家的最终用者(end user)的证明,可以在限量下获得镍条进口的批文。当时整个香港只有我们一家是正规的——当年我为这些批文跑香港的工商署,所以知道。其他偶尔在市场见到的镍条怎样进口就不清楚了。

一九五七年,镍条进口的管制还在,但放宽了一点。这放宽空出了另一个较为容易的途径。当年举世的镍金属皆产自加拿大,为了要跟加国的产镍商考虑转用较为容易的途径,我在该年的七月三十一日坐船十八天到旧金山,再转坐火车五天到加拿大的多伦多。是简单的洽商,只两天就得到加方同意采用新法,但当时还没有什么长途电话,飞机飞不到那么远。

洽商好镍条运到香港的新方法,我想起父亲谢世前对我说的一番话,决定留在北美求学。在多伦多旁听了一些中学课程,学得几句英语,以超龄的资格进入了洛杉矶加州大学。那时我快二十四岁,比同学年长六岁,急起直追,一九八二年回港任教职时,我在美国作正教授已经十三年了。当年没有谁会想到,朝鲜受到外间的制裁,某程度上是从一九五〇年制裁到今天! 

也制出一枚原子弹

我不怀疑一个小国受到制裁会受到损害,但制裁这回事,我们可没见过一个事与愿同的例子。朝鲜的经验,是制裁制出一个人造卫星,一大批火箭,与不知若干个核弹。不管我们是否同意金正恩这样做,我们不能不承认他是有着了不起的才能。看看伊朗吧。这个地球上的产油第三大国,钱够多,尝试了多年也不能把核弹造出来。

今年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金正恩将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总统说会协助朝鲜的经济发展。我认为朝鲜不要选走昔日日本的路,何况金正恩是个不食嗟来之食的人。他应该提出两项合理的要求。其一是不要干预朝鲜的经济发展,其二是要让朝鲜的产品免税进口美国。这些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只要美国免了朝鲜货的进口税,世界的贸易秩序就会改变了。

香港的经验可教

我肯定地这样说,因为想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香港。当年香港的人口五百万(今天朝鲜二千五百万),人才不怎样了不起(六十年代的动乱,不少精英离港,换来不少来自内地的偷渡客),但成衣、玩具、手表、假发、塑料花等五六项产品,其产量在国际上皆占了鳌头。算不上是顶级货,但在重要的成衣那项,因为香港供应量大,西方引进配额制度,香港的成衣就变为顶级了。这是经济学中的需求定律使然,我为文解释过。

论人口的劳动力,今天的朝鲜是昔日的五个香港。论工人的质量,今天的朝鲜胜当年的香港。我们要知道朝鲜是地球上唯一的没有文盲的国家。他们造得出火箭、卫星、核弹之类的产品,不是孩子们的玩意,而这些年到过朝鲜旅行的几位朋友,一律说该国的地方清洁、民众守纪律。不要误会,我不是赞同这样的生活,不认为那样的制度可以培养出像我这种喜欢独自魂游因而创意来去纵横的人。但说到在工厂操作产出,这样的民族与文化有其可取处。若干年前我跟一位在美国研究朝鲜文化的学者谈及朝鲜这个民族,他说朝鲜人是善于不知死活地拼搏。我希望金正恩在大事开放后会尽量宽容,让人民享受市场经济的多彩多姿。

把地球一体化推入正轨

我也希望金正恩不会在朝鲜开放后就转向从事高科技产品。造得出火箭与核弹,他们当然有资格问津高科技。然而,民以食为天,朝鲜应该先向国际庞大市场的日用制造品进军。五个昔日香港加起来的势头会是一个现象,国际现有的贸易秩序会改变,而地球一体化的历程会因为这生力军的参与而增加了速度。今天收入微不足道的朝鲜民众,在起步的头几年其人均收入增长每年将超越百分之五十!这类推断我从来不错,只是局限的转变要依我在上文指出的。

越南、印度等今天人均收入高出朝鲜的会遇到一点麻烦。我认为不到五年朝鲜的人均收入会超越这些国家。外资的涌进当然首推韩国,继而是中国与日本。中国的制造行业当然也会受到影响,但有坏的与好的两方面。坏的一方面是好些传统的制造行业会受到冲击。好的一面是今天大骂中国廉价产品导致美国贸易逆差过大的美国,会因为朝鲜产品杀进美国市场而再骂不出口。大抽中国洗衣机的进口税有什么用呢?质量相若的朝鲜洗衣机可能只有中国产出的六折之价。美国要朝鲜放弃核武吗?胆子再大,没有谁会在美国设小型洗衣机厂。

可幸这些年在高科技的产品上中国发展得有看头,但劳动工资只有中国一半或以下的地区,会很不好过。这是地球一体化的必经之路,而朝鲜参与竞争是把这一体化加速了。不久前美国逾千经济学者联手出信,反对特朗普的进口税观。他们是说经济学有一个比较优势定律,美国不要背此定律而行。朝鲜大事参与国际产出竞争,会明确地证实违反这定律的保护政策是愚蠢的。

是的,朝鲜的开放将会改变国际贸易的秩序。从正确的经济学衡量,小小的朝鲜是要把这秩序推入正轨。若如是,给金正恩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吧!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