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五常 > (2010.12.14)《制度的费用》第一节:局限与行为

(2010.12.14)《制度的费用》第一节:局限与行为

五常按:十一月三十日在这里征询同学意见,关于交易费用这个复杂话题应否分两卷处理,还是一次写尽,让部分在下一卷重迭。同学们一致选择一次写尽,宁愿再读重迭的。那我就依他们的选择吧。

交易费用的广义是制度费用。为了满足同学的选择,我决定整章从头再写。既然是新章,先在这里分期刊登,看看同学的反应。不是浅学问。投石问路,看看同学有哪些地方不明白,出书之前会再修。

让我先简略地再说一次经济解释的理论架构。

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是经济学的基础假设或公理。这争取要受到局限(constraint)的约束。约束有多种,可以分类,而类与类之间的划分不容易明确,「过界」的混淆往往存在。这些混淆不难处理,也可以容许。要避免是我们不能因为有混淆而重复了局限的引进。

第一节:局限转变与行为解释

解释行为,或解释因为人的行为而导致的现象,基本的经济学法门只有一个。那是从局限转变推断行为转变,而二者的联系要用简单的理论。这里的重点是「转变」。局限不变行为不会变,而不变的行为是无从推断或解释的。推断一个人走东或走西,吃饭或睡觉,都是转变,而推断得准等于解释得出。这里要注意,凡是局限或行为的转变皆属「边际」性的,而此「际」也,可大可小。数学微积分说是处理小的。其实从宇宙的变化看,小的可以看为大,大的可以看为小。懂得从(边际)转变的角度看问题,技术就过了最重要的一关。数学功夫与分析技术是两回事,不要弄错。分析技术重要,因为是逻辑推理的本领。这本领不足,数学或可协助,虽然方程式满纸但内容空空如也的经济学文章可真不少。

以局限转变来解释行为或现象,这转变需要可以观察到,可以量度。简化容许,但一定要与真实世界的有关局限大致吻合。无从观察的局限转变或现象是实证科学之外的话题,涉及的理论只是描述一些听来可信的故事,但无从观察,于是无从验证,是对是错只有天晓得。以博弈、勒索、机会主义等看不到的行为或意图推理可以逻辑井然,是说故事,不是从可以观察到的局限转变来解释行为,算不上是实证科学。不可能是。

局限的两种分类

所有约束人类行为的因素是局限。局限有多种,有两个方法分类,都对。其一是以价格或代价看为一类,而价格或代价的转变一定是相对性的(见《科学说需求》第五章第六节)。这里,推断行为的理论是需求定律。所有其他局限及其转变——例如收入、资源、产权等——属第二类。这第二类的局限转变通常以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这个公理来处理。从解释行为的角度衡量,这公理因为约束力不足而用场不大。好比经济学课本的等优曲线分析有一条收入扩张曲线(income expansion path),说一个人的收入增加,这个人选取的物品会增加,但哪些会选增加多一点哪些少一点,甚至某些物品的选择会下降了,都是容许的。肯定的约束不多,解释行为就不容易有可以被行为推翻的验证含意。这就带到我要说的:价格或代价之外的其他局限转变,在审查下,或多或少会导致价格或代价的相对性转变。这也是说,价格或代价之外的局限变动不一定带来相对性的变动,但细心审查通常有。只要能推出这后者的转变,需求定律又再用得着了。这是说,不管是哪种局限转变,我们要设法找寻价格或代价的变动,然后把需求定律放在面前。

我说「价格或代价」,因为前者通常是指市场之价。数之不尽的行为是没有通过市场的。友情、声誉等非金钱物品一般没有市场,鲁宾逊的一人世界没有市场,人民公社时代的中国也少论市场。没有市场,需求定律依然可用,但要以代价替代市价或价格。基本上,处理任何局限转变的原则是:设法把这转变翻为代价的转变,然后拿出需求定律。有市场,看市价的变动,需求定律的应用就更为方便了。

第二个把局限分类的方法,我也喜欢用,是有社会与没有社会之分。这是说,有些局限没有社会也存在,而另一些没有社会是不会存在的。社会是指多过一个人的世界。曾经说过,只因为鲁宾逊的世界多了一个人,经济分析的困难上升不止百倍。竞争是局限,产权是局限,市价是局限,政治是局限,合约是局限,风俗、宗教等也是局限,而这些局限在一人世界是不存在的。需求定律在一人世界中,因为可从代价看需求,无疑重要;社会有市场,论市价,需求定律老生常谈。然而,在社会中,市价之外的其他局限复杂,且变幻频频。经济学有系统地发展了二百多年,真正有解释力的理论还是环绕着需求定律。个人的经验,是只这定律足够。问题是应用这定律的人懂不懂得处理局限的变化。

互动衍生处理困难

因为社会的存在而衍生的局限中,最难处理的是交易费用。广义上,这些应该称为制度费用的局限,不是中间人收取的佣金那么简单。读到本章第三节同学可能感到天旋地转了。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衍生出来,自私的利益极大化行为可以导致这些费用的减少或增加。画不出函数曲线。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开始以博弈理论的方法处理,是在说故事,是对是错无从验证。交易或制度费用不容易处理,但不是无法处理。一九八一年我准确地推断了中国会走市场经济的路,是基于我指明当时观察到的交易或制度费用的转变会是稳定的。远为细小的基于交易费用转变的推断我作过多次,都准确,但像任何实证科学的推断一样,要基于指定的局限转变会继续稳定。所有实证科学对验证条件(test conditions,大致上经济学称局限条件)都有这个「稳定」的要求。

没有疑问,以交易或制度费用的局限转变来解释或推断世事,对真实世界要知得多,而在有关的要点上要知得深入。这是实证科学要在实验室多操作的要求。一九九八年我以英文发表的《交易费用的范畴》,其中一句话受到行内的朋友普遍认同。我写道:「交易费用不是一个需要争取终生雇用合约的年轻助理教授应该尝试研究的。」

(制度的费用,之一,未完)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