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10月10日 08:30

推断与解释中国

一九七九年的夏天,我收到伦敦经济事务学社的主编朋友一封短信,说撒切尔夫人的办公室要求一个经济学者回答一个问题:Will China go capitalist?他说一个五百字的答案足够。问题有趣,该年九月我带着杨怀康到阔别了二十二年的广州一行。是从香港坐飞机去的!见到姊姊一家,恍若隔世。

在那三天行程中我认识几位有等级排列的干部朋友。我对经济现象非常敏感。当时的广州贫穷毋庸细说,但我重视的是干部的等级排列。我想,人类天生下来就不平等,上苍之赐使然。要是资产的权利平等,......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3日 08:30

华盛顿学派的微光与新制度经济学的灾难

在芝大我呆了两年就转到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去。当时前者如日方中,后者弗里德曼说是荒山野岭。科斯尝试挽留,说留在芝大我有机会成为另一个马歇尔。夏保加说要是薪酬是问题,他可以处理。然而对我来说,芝大的学术气氛是过于热闹了。外来的讲座,不同范围的工作室,天天有;要评审或要阅读的文稿,每天都有新的。我可以不管这些,但不管就不是芝加哥。从本科算起我已经十年窗下,是到了独自创作的时候。想到什么有新意的我喜欢求教他人,但思考时我要独自遐思。当时我也决定不再读他家之作,有什么需要知道的求教他人就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6日 08:30

芝加哥大学的图书馆

尽管求学时我有过目不忘之能,但今天老了,早上想到的,下午就忘记。数十年前的往事倒还记得多一点。我写过《佃农》的往事,今天再写,从另一些角度下笔,时日的记忆可能跟以前说过的有出入。年份不会错;至于月份,我只是凭着几个关键日子,这里加那里减,弄错了一两个月不奇怪。对读者来说,时日的准确性不重要,但我要追溯自己的思想历程,好让同学们知道,当年新制度经济学的发展与后来的灾难是怎么样的一回事。这学派发展时,我是唯一的站在中心的人。

一九六六年的秋天,我整......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9日 08:30

佃农理论出于长滩州立

当年洛杉矶加大经济系的规定,是先过了四个范围的博士笔试的关才写博士论文。这四项笔试最重要是理论。因为我要考阿尔钦出的理论笔试,要多旁听他的课,所以在考该四试之前就先考虑论文的题材了。阿尔钦及赫舒拉发不管我的先后取向。

当时美国的博士笔试是隆重的,被认为是英国博士与美国博士的主要分别:当年英国的只写博士论文,没有笔试,但据说英国的博士论文比较苛求。有人说这边难,有人说那边难。一般人认为美国的博士比较难,主要是因为那些博士笔试。当时美国的大约要多花......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2日 08:30

寻找路向的日子

一九五九到六五那六个年头,我在洛杉矶加大的进境外人看是快。要不是为了多听阿尔钦的课,我还可以多快两年。阿尔钦几番对人说他没有见过另一个像我那样能持久地拼搏的学生。我从来没有假装拼搏,而今天回顾,我算不上是怎样拼搏过。当年我的空闲时间多,喜欢跟一些同学游山玩水,或到深海钓鱼,或在深夜到海滩捕捉小鱼。为了要多赚点零用钱我有时在清早起来派报章,有时在课后替人家剪草,或替老师改试卷,或到学校的停车场作收费员——有时右手改试卷左手收费。我也曾经作过鲍特文与布鲁纳的研究助理。一九六二年开始我在该校的经济系作助理教员。

<......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5日 08:30

超龄带技,拜师屡遇高人

一九五九年的秋天,近二十四岁,我进入洛杉矶加大读本科。十年多一点后,三十四岁,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经济系擢升我为正教授。不是我要求的,只是一位老教授提出,其他的正教授一致赞同。三十四岁作为正教授比其他能擢升到这位置的年轻了五、六载。进入本科时是超龄五、六载,加起来,我是节省了十年时间。这使一些人认为我有什么超凡本领。其实没有。

本领不超凡,但际遇不凡。虽然读中小学时我屡试屡败,但生活的经历让我对真实世界的认识远超当年在美国的同学与同事。二战期间我......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9日 08:30

思想文章,传世知难行易

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一九七六年出版的《自私的基因》是一本重要的书,可惜他一般性地探讨动物的自私行为,没有集中在人类这种动物大事发挥他的高见。我说可惜,因为我要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人类明显地重视自己的身后声名是否也源自自私的基因?我们没有证据其他动物是这样的,但人类是这样。

古时的人,可能因为宗教的感染,相信自己死后会有来生。天赋高如苏东坡,谢世前也那样想。这可能解释用物品陪葬的风俗在中国盛行了不止几千年。但从明代起这风俗渐趋式微,到今天大家......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2日 08:30

回顾《佃农》先说闲话

《佃农理论》是我作研究生时的论文习作,一九六七年五月我把整理好的文稿交到洛杉矶加州大学的图书馆去存档。该馆要求甚严,每行打字的宽度与行距有指定的规格,差一小点也不收货。那时还没有电脑打字与排版,虽然有助手协助,我要奔跑几次才能满足图书馆的要求。

终于拿到图书馆收货的证明,跑到校务处领取博士文凭。殊不知外籍学生要多交五十美元手续费。我想,文凭一纸怎么值五十元呢?于是决定不要。正步出校务处,处长史高维尔(Warren Scoville)追了出来。他是欧洲......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0日 14:50

新制度经济学的来龙去脉

很多人认为我是新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究竟是不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关于这个新制度经济学的来龙去脉,它怎么来,又怎么发展下去,我是唯一知道的,没有别人知道。机缘巧合,世上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在这方面我可以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新制度经济学的所有重要人物我都认识。他们开始从事这门学问的时候,我正身在其中。比如说科斯(Ronald Coase, 1910-2013)是我的好朋友,阿尔钦(Armen Alchian, 1914-2013)是我的老师,戴姆塞茨(Harold Demsetz, 1930-)也是朋友,我做学生时曾经给他批改过试卷。这三个人我都知根知底。他们之间的相互了解,远比我了解他们的要少。阿尔钦的思想怎么样,科斯不是很清楚,戴姆塞......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3日 09:27

张五常:从科学角度看经济学的灾难

5月20日,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应人文经济学会邀请,在深圳做主题为《从科学角度看经济学的灾难》的讲座,以下为演讲记录稿,经张五常教授学术助理江小鱼先生修订。
 
各位同学,今年我八十一岁,有位朋友坚持认为我是八十二了。我说我是八十一,按中国算法是八十二岁。我二十四岁读大学本科,第一年学经济,是五十七年前。
 
我做经济研究全凭自己兴趣做的,但最近我用了一年时间重新大修经济解释,十几年前是三卷,后来变成了四卷,现在大修变成五卷。修到最后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学术上走到尽头了。
 
我的朋友科斯超过一百岁还一直在做研究,我认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2日 16:50

张五常:深圳发展太快,要楼价大跌很难

5月20日下午,人文经济讲座第18期在深圳举行,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做了题为《从科学角度看经济学的灾难》的精彩演讲。
 
张五常教授在讲座中指出,经济学是实证科学,需要实验室的,而真实世界是经济学唯一实验室。不幸的是,自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西方的经济学的发展,就与真实世界脱节,无从验证,完全没有解释力。这是经济学的灾难。
 
张五常认为,西方经济学过于数学化的趋势难以挽救,而中国有希望避免走上这条歧路,因此他不断修订其作品《经济解释》,希望如科斯所愿,好的经济学能在中国发展起来。
 
问答环节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15:37

思考的方法

思考的方法
据说
 
熊彼德(J.A. Schumpeter)曾在课堂上批评牛顿,指责这个如假包换的物理学天才只顾闭门思想,没有将他思考推理的方法公开而留诸后世!这批评有点道理。但牛顿在物理学上的丰功伟绩,是他在逃避瘟疫的两年中想出来的;其后就再没有甚么重大发现——虽是昙花一现,但这"一现"却是非同小可。爱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屡见经传:可惜他天赋之高,远超世俗,要学也学不到。
 
有些朋友以为爱因斯坦既然可以不用资料而将相对论想了出来,他们也可照样推理。但爱因斯坦所能办到的,跟他们有甚么相干?不自量力,以此为最!爱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很可能是那自命不凡的人......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5日 21:18

从中国先拔头筹看天下大势

今天我八十一岁了。年多前,我年届八十,科斯在美国创办的学报要为我出版一期专辑,邀请一些行内朋友为文评论我在学术上的贡献。当然是恭维的话。西方的学术有英雄主义这回事。只要能活到八十,在学术上的贡献不太差,朋友们就会给你来一趟英雄式的文贺。
 
该期学报也邀请我写一篇关于自己的求学与研究历程。我于是从年少时的中日之战与饥荒时日说起,到求学屡试屡败,到在美国屡遇明师。近二十四岁才进大学读本科,比同学年长六岁,但升为正教授时却比一般升为正教授的年轻了八岁。大恩不言谢,当年在美国悉心指导我的大师比我知道的任何人多。
 
我在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幸运之......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0日 16:11

产权为何重要?

【编者按】此文系旧文,是张五常教授1999年应华中理工大学之邀,以“产权为何重要”为题做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女士们、先生们:
 
我想花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结一下我40年来所学到的经济学的精髓。
 
现在经济学似乎已非常技术化、非常复杂化,但是事实上我们所归纳出的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却是非常简洁的、非常简单的。我总是试图用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来解释世界,而尽量避免复杂的技术。 
 
经济学中有两个基本原理,对这两个原理的掌握和理解程度能反映一个经济学者的水平。其一,是约束条件下的极大化......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4日 09:29

中国的经济困难要怎样处理才对?

2016年1月16日,张五常教授在广州作了题为“中国的经济困难要怎样处理才对?”的演讲。演讲分为三部分,张教授为第一部分“有关劳动力市场”的内容准备了文稿。
 
各位同学:几年前我的太太在英文网上见到“史提芬·张的需求曲线”一词。需求曲线可不是我的发明,怎会带到我这边来呢?追查一下,知道他们提到的是一九七一年我发明的一幅几何图表,被两位当年的同事放进他们出版的课本上,跟着传了开来。这图表我在自己的中语文章中有提及,数十年来只是梦里依稀。这次见该图在西方成为经典,自己好奇地再画出来。那大概是四年前的事了。
 
是很......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1日 11:21

釜底抽薪可使人民币止跌

这些日子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不妙。在国际媒体与一些什么投资专家的不断推测下,其币值持续下跌逾一年了。这有持续性的逐步下跌对中国的经济不利,因为促长了人民币有不断下跌的预期,投资者不会乐意把资金注入中国。另一方面,为了规避风险,在内地持有人民币的,会偏于按官价兑换外币,汇到香港或其他地方去。换言之,人民币有了目前的持续性的下跌预期,对经济的发展不利。
 
在这不幸的发展中我察觉到两项不寻常的现象。其一是今天的中国内地基本上没有通胀,有些地方甚至有通缩。没有通胀,币值不断下跌显然不是因为货币的购买力减弱,而是源于一些预期的变动。我们不容易指出这些预期是些什么。其二是我注意......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6日 18:42

经济不好楼市却飙升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十多年前,我回香港任教职的时候,一个朋友叫我多写文章,提供意见。我当时对他解释,我是从事学问的,我不是改革社会的,我可以不说,我可以说错,但是我不能说我不相信的。
 
我是抗战时期离开大陆逃难的人,我在大陆挨过饥饿,是不可能不关心国家的,就这么简单。我的关心是肯定的,希望国家好也是肯定的。
 
经济不好、楼市却飙升的三个原因
 
目前来看,中国是有很多问题的。八年前,推出新劳动合同法的时候,我就说会有很多地方发生负增长。现在看,有些地方是很明显地出现了负增长。但是没有人知道国家整体真实的统计数字,地方政府打报告上去......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2日 14:14

从合约结构看外部性理论的无知

记得童年时在香港某些商店内见到标示着四个字:「出门不换」。这是说顾客选了物品,付了钱,交易终结,顾客拿着物品离开商店后,物品有什么不妥商店概不负责。西方也曾经有同样的安排,称caveat emptor,意指顾客购买时要自己小心,因为出门后商店概不负责。

1.只一价一量的合约没有结构

今天,西方在保护消费者的法例下,出门不换的生意已成陈迹。香港也如是,只是中国内地还有出门不换的,虽然没有标示了。这方面,我不认为西方先进,中国落后,因为同样物品,出门可换与出门不换的价格不同。如果有选择,我个人选后者——自己的时间费用高,懒得换来换去。我也认为要保护消费者的是利益团体,挂消费者的羊头,卖自......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08日 14:46

从《国富论》的三得两失说思想如何传世

从《国富论》的三得两失说思想如何传世

本文是张五常2016年9月11日在上海社科院纪念斯密《国富论》发表240周年活动上的谈话。

1 三得

斯密的伟大我不需要介绍,是有很多不同的阐述的。我个人认为要明白斯密,首先要明白他的《道德情操论》这本书。这本书写于1753年,比《国富论》还早20多年。没有人注意到这本书的重要性,你光看他的这本书,好像不是多么重要,但他从《情操论》走到《国富论》的转接是很重要的。《情操论》讲的是同情心,它研究所有人在某种情况下他的同情心会大一点,某种情况下又小一点,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无聊的问题,很简单的。举个例子,你亲眼看见一个穷人在街边死了,你的同情心会增加,你只是听说一个穷人在街边死了,你可能就无所谓,人们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8日 11:56

劳动合同法让中国损失几十万亿

我1982年回香港的时候作为系主任,有一位同事申请升级,我又不认识这个同事,因为我才到一个星期,是评选五个委员当中其中一个。我知道这个同事是从事生产函数理论的,我就问他,假如你在路边看到一个擦皮鞋的儿童帮擦皮鞋,擦完之后你付他5块钱,你这5块钱是给他的劳动力呢?还是给这个皮鞋擦完的光亮?他答不出来,因此就升不了级。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很尴尬。因为即使是拿了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大师也未必能回答这个问题,这就是经济学的悲哀。普通的市场现象他们一点不注意。告诉你,答案就是:一样的。

你可以说你5块钱是付的皮鞋上的光亮,这个是产品市场,你可以是买他的劳力,也是劳动市场,两样都是同一回事,基本上没有分别的。你......

阅读全文>>